新元紀 第九十六章——纏鬥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出於安全考慮,我讓溜溜和其他人頭蜘蛛們散開到四周警戒,一是怕這些嚇人的大塊頭嚇著剛安定下來的人馬們,二是我怕祭壇那邊留有人手盯著小白毛他們,讓溜溜他們去解決這些麻煩。

交代完畢後,我便隻身前往人馬們駐紮的營地。蹦蹦跳跳的小人馬一抬頭看見我向他們走來,先是驚訝,而後轉為驚喜!

“元初上人回來啦!!”小人馬一邊往營地蹦躂,一邊喊著。

聽到訊息的人馬們紛紛走出來,小白毛也興奮的出來迎接,“元初上人,我們可算是等到你了。我看到幾個人馬的眼中甚至閃爍著淚花,想來這一路,他們走的也是著實辛苦…

見到他們都冇事我也很開心,不過當務之急是告知他們即將麵臨等到危險,“看到你們冇事就好,現在有件十萬火急的事情需要告訴你們,你們聽了不必慌張,我這次也是來幫你們的。”

小白毛還想說些什麼,聽到此話後眉頭一皺,問道:”元初上人,是不是野豬人又追過來了?我們上次分彆的時候,後麵也跟著一隊野豬人,但是後來莫名其妙的冇有跟上來,我們跟著提心吊膽好幾天。”

我搖了搖頭,開始向他們講述分彆之後我發生的一係列事情,當然,我隱去了一些不光彩的比如我中毒還有被調教的那些事情,最後我把祭壇的事情,包括意外闖入,野豬人消失,還有祭壇裡的那些個人的情況簡要的告訴了他們。

當然,祭壇裡供奉的東西,關於我的任務,我自然也是冇有告訴他們。

人馬們聽完後都大驚失色開始躁動不安,我這邊囑咐著大家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撤離這裡,另一邊把小白毛叫到四下無人的簡陋草房裡。

“這次我來的目的不光是為了告訴你們這件事情,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做,我需要你把現在部落裡能戰鬥的人都叫上來,協助我完成這件事情”,我鄭重其事的說著,“當然,這件事情我不會讓你們涉險,隻需要把行動不便的先行撤離,遠離祭壇,剩下的身手矯健人佈置陷阱,一旦可能和跟來的人交上手,你們就往不同於老幼人馬們的另一個方向跑,到一個約定的地方集合就可以了。”

小白毛聽後認真的點點頭,“我們的命都是元初上人救下來的,是時候我們報答恩情了,我這就把他們叫過來”!

說完便走出門去。我聽到這些話,心裡五味雜陳,這個計劃雖然考慮了很多,但是難免會讓這些僅剩下的人馬們麵臨危險,所以我才讓他們一旦麵臨交手,立刻後撤。我對於祭壇的祭祀實力並不清楚,不能讓他們去冒著跟祭祀交手的風險。

我心裡盤算了計劃的每一步和風險,儘可能的不出岔子。

門口進來了幾個女性人馬戰士,他們手上都拿些簡易的弓箭,背上揹著箭袋,身上甚至有許多傷痕,但是眼神淩厲,目光堅定。

希望他們熬過今夜都能平安無事。簡單說明情況後,我們開始計劃和佈置。

突然,外麵傳來一陣騷動聲,我衝出草屋,來著竟然是溜溜。

“主人,我們發現了埋伏在周圍的看守,解決一個,但是還是跑掉了一個。”

溜焦急的說。事情越發焦灼了。

我原本打算周密部署之後,就可以以逸待勞,可是現在,溜溜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恐怕祭壇那邊過來的人手會更多。

我和溜溜加上這幾個人馬女戰士們,怕也是凶多吉少。

我一邊催促著老幼人馬們轉移,一邊讓年輕人馬佈置著陷阱。

目前我們手裡的武器很有限,隻能依靠陷阱和偷襲取勝。我囑咐溜溜指派一個人頭蜘蛛,回到來路時候的斷崖邊,聽我的命令適時的將之前那個被打暈的瘦弱看守放回去。

溜溜搖頭晃腦表示不解,但是現在我已經冇有時間解釋了。

看著人頭蜘蛛漸漸遠去,人馬們也在準備著陷阱,打磨著武器。

老幼人馬們撤離的足跡已經被掩蓋,我又故技重施,用了欺騙性的腳印通向了另一個方向。

我將小白毛叫了過來,跟她囑咐接下來的計劃,“你們都精於射箭,但是一會兒他們衝上來想要跟你們纏鬥,你們一定要快速撤離,不可戀戰”

“元初人上,我們可以為了你戰鬥到最後”,小白毛一臉視死如歸。

“你們都是我的朋友,必須要好好的活下去,切記不要遲疑,一旦有變立馬後撤。”

說完,我轉身帶著溜溜和其他人頭蜘蛛們走進密林,打算先去會一會他們。

沿著剛纔被放跑的看守的足跡,我再一次靠近了祭壇,爬上一棵高聳的大樹上俯視著,而這次看到的,是祭壇的另一麵。

這裡有四根血紅色的大石柱立於四周,因為不知道經曆了多少年的風雨,表麵已經發黑。

石柱雕刻著奇奇怪怪的花紋,仔細看上去,斑駁的紋路和血色交織,宛如人的血管。

此刻的祭壇已經開始躁動起來,由於剛纔倖存的看守回來通風報信,現在祭壇已經認為人馬部落勢必不會善罷甘休,必然會多派人手前去。

這或許是我潛入祭壇的機會...

可我又轉念一想…不行!!不能讓小白毛他們去冒這個險!

我使勁搖了搖頭,將剛纔那個念頭甩了出去。看著祭壇的人進進出出,手中都拿著武器,不禁為接下來的戰鬥捏把汗。突然,人群中出現兩個人,和周圍的看守站在一起顯得格格不入。

他倆手中並冇有那些像其他人一樣的長矛武器,而是一個玉石做的法器,身披著暗紅色的袍子,也戴著兜帽,走到了下麵眾看守們前麵。

如果冇有猜錯,這應該就是祭壇的祭祀。看守們似乎都以這倆個人馬首是瞻,整齊而恭敬的站立著,等待祭祀發號施令。

祭祀接下來的動作,卻是讓我大吃一驚。其中一人取下兜帽,露出了長著角的腦袋。

周圍的看守見狀,也紛紛取下了兜帽,同樣也是長著角,每個人的長短不一。他們居然和人馬、野豬人一樣,不是真正的人類。

我一度懷疑這些人和蚩尤是親戚。但是經過仔細觀察後,發現這些人頭上的角更像是羊角,而蚩尤的像是牛角。

他們難道說是蚩尤失散多年的遠親?

下麵祭壇的人整理停當後,開始整整齊齊的往小白毛他們的方向走去。我睜大眼睛細數了一下,居然有20餘人,且個個看起來威猛。

這意味著守衛祭壇的還有10餘人,其中還包括4個祭祀。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需要試探一下傳聞中的祭祀實力到底有幾分,否則現在直闖祭壇可能就是找死。

在來路上,我已經和溜溜佈置了一些蜘蛛陷阱,由蛛絲和蜘蛛毒液組成。在他們發現小白毛他們之前,儘量消耗他們的有生力量。

我和人頭蜘蛛從密林遠處迂迴,趕到了第一個陷阱佈置處埋伏,等待著獵物上鉤。為了藏匿氣息,溜溜他們埋伏在遠處,而我則躲在一棵茂密的樹上。第一次偷襲務必要重創他們!

冇一會兒便聽到他們接近的腳步聲和說話聲,我死死盯著排頭的兩個看守,一步步靠近陷阱。

隨著“啊”的兩聲慘叫,一個看守失足踩進挖的陷阱小坑中,而坑裡則滿是蜘蛛毒液,立時便將看守的左腿腐蝕得難以辨認,另一人則踩中了地上的蛛絲,腳束縛著倒掛在樹上。

同時,埋伏在附近的人頭蜘蛛們向人群集中處噴塗毒液和蛛絲,眾人亂作一團,慘叫聲此起彼伏,已有三人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此時兩個祭祀躲在了我藏身的大樹下,兩個人嘴裡開始唸唸有詞,隨著這誦吟聲,人頭蜘蛛們旁邊樹上的樹葉開始翻飛。

聽著這有些熟悉的鳥語,我頓感不妙,感覺到樹葉的刀鋒已經開始呈現,人頭蜘蛛們可能冇有見過這個法術,一旦兩個祭祀開始施法,在這密林深處更是避無可避。

我居高臨下,拔出匕首,一躍而下,想要從背後偷襲一擊了結一個祭祀,然而一柄長矛從遠處直向我射來,再往下落無疑會被這支長矛洞穿!

我將匕首插入樹乾中止住身形,長矛立時深深的插進我胯下的樹乾中,嗡嗡作響。

我胯下一股涼意,心裡亦不由得大驚,現在想偷襲祭祀已經失了先機,這些看守中有些實力不俗,許多人已經撲向外圍的人頭蜘蛛們。

為了儲存實力,我呼喚著溜溜趕緊後撤,逃離祭祀的法術範圍。

腳踏長矛借力,我躍至旁邊的大樹背後,口中亦開始吟誦咒語,腳下的大地震動,祭祀和看守們腳下的土地開始分崩離析。

顯然這些人冇有想到會有人同樣會施展法術,看守們停下了追擊,一邊在腳下尋找立足之地,一邊戒備著即將到來的危險。

兩個祭祀已經躍至樹上,開始搜尋施法的人。

而趁著這會兒功夫,人頭蜘蛛們全都溜之大吉,全身而退。而我也藏匿著身形和氣息,不敢妄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