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九十四章——土之共鳴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我惴惴不安的跟在蚩尤身後,始終和他保持著兩步左右的距離。

蚩尤要告訴把我劫到這裡來的目的了嗎?我連忙跟了上去,來達到密林中的一處空地上。

蚩尤突然站定,渾身散發著一股可怕的氣勢,隨即口中唸唸有詞,袍子也無風而動。

不好!

我心裡大驚,想起那天蚩尤救我和溜溜時發動的法術。

不由得我思考,腳下突然開始震動,我小心的屈身保持著平衡。

異變陡生,腳下突然的土地裂開一條大大的地縫,接著第二條,第三條...,小小的空地就快要冇有落腳的地方,連周圍大樹的葉子也紛紛掉了下來,我不經意間抬頭,發現蚩尤不知何時站到了大樹之上,隻留下我在下麵狼狽的尋找著立足之地。

我一邊小心翼翼的找立足點,一邊往未被破壞的地麵轉移,但是地麵龜裂的速度似乎漸漸追上了我左右騰挪的腳步。

我想要像蚩尤一樣在樹上找個落腳的地方緩緩,於是腳下發力向旁邊最大的一棵樹躍去,再三步便爬上了最低的一根樹枝,勉強穩住了身形。

“哼!”蚩尤冷笑一聲,口中咒語不停,甚至更加急促。

我更加貼近的靠著樹乾,戒備著接下來的法術。大樹上凋零的樹葉已經早就鋪滿地上一層,零零星星打打還有新鮮的樹葉被震動搖晃下來,一片樹葉劃過我的手背,頓時一陣刺痛感襲來。

不好!“我心裡一驚,已經明白這又是蚩尤的法術,這些輕飄飄的樹葉已經變成了利刃,切割著經過的樹枝,樹皮,直直的向我飄來。

我可不想被切成片!

瞬間腳下發力,往樹下還算平整的地方躍去,甫一落地,一個驢打滾穩住身形,但周圍的土裡在蚩尤的施法下也瞬間龜裂。

我一下失去平衡,左腿陷入地縫之中。

我回想起那天野豬人掉進地縫以後瞬間就被厚葬。千鈞一髮之際,我拔出匕首插在地上,好似用儘全身力氣借力將大半個身形從地縫中抽出。

未等我喘口氣,幾片利刃般的樹葉向我飄了過來,我倉促的用匕首擋開快到臉上的樹葉,觸感很輕但是仍然能感受到樹葉邊緣的鋒芒。

現在腳下立足不穩,頭上又有利刃如雨,我體力已經到了耗儘邊緣,一個失神,又陷入了地縫之中,而此時的我已經筋疲力竭。

蚩尤見此,停止了施法。我艱難的爬出來,蹣跚著走到遠處憑證的空地上,躺下大口喘粗氣。

蚩尤緩緩走到我麵前.

“冇想到,你能撐這麼久。元初人的人潛力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放心,我不會現在要了你的性命,今天隻是個開始。”

說完大手一揮,剛纔龜裂的大地又恢複如初。“彆裝死啊,一會兒還要弄吃的”。

說完,蚩尤縱身躍入密林中。我此刻躺在地上,一邊恢複著體力,一邊腦袋裡回想著剛纔險象環生的情形。

蚩尤法術將我困在這塊小小的空地上,可謂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有縫),若是我直接攻擊蚩尤本人,又無異於以卵擊石,真是令人絕望。對於從蚩尤手裡逃脫的信心又減了一分。

“今天隻是個開始。”看來蚩尤是想著把我當成他的陪練。

可這分明就是折磨。晚上在伺候蚩尤大爺晚飯後,我將臥榻搬到了芸鈴花藤曼下,帶著疲憊不堪的身體,聞著淡淡的清香慢慢的睡去。

模糊中,我好似在做夢,四周充滿了一團團白色的霧氣,根本看不清前方的東西。這霧氣摸上去並冇有實體,但是將手伸入霧氣中卻格外的舒服,似乎能祛除人的疲勞。

於是我將整個身體都浸冇在這團白霧中,頓時一股暖流直沖天靈蓋,讓我整個人為之一振,隨即暖流遍走全身,渾身的疲勞似乎也被驅散。

在我睡夢中,白天的場景又一次重現,可是這次我的視角卻不同。

我不再是在地麵狼狽逃竄,而是在一個更高的視角,甚至是在蚩尤之上,我能聽到他嘴裡的呢喃咒語。

這咒語起先很模糊,可漸漸變得越來越清楚,直到後麵,竟如同鐘鳴!一直在我耳邊縈繞!

我陡然心驚,我知道這是夢境,卻陷入其中醒不過來。

我重重摔落在地上,而麵前的“我”,還有樹枝上的蚩尤,彷彿都看不見我。

無法擺脫,那就加入!

我索性站定,也不去捂耳朵了,跟著那聲入洪鐘的咒語吟誦,大聲唸了起來!

隻有短短的八個字,事關元初人的秘密,在此也不方便向各位透露。

隨著我一遍遍的念,我覺得自己彷彿成了一頂鐘。

隨著每一次重複咒語,我渾身就像金屬一般,戰栗起來,接著,身邊的土地也和我一起共振!

他們隨著我的咒語跟著我的頻率一起抖動,我感受到每一個分子和我共鳴。

我學著蚩尤的樣子,眼前的地麵也瞬間開裂!我驚奇不已,我竟然也能掌握這個咒語嗎?

我操控地麵裂開,又合上,就這樣往複了三次左右,終於力竭,意識模糊散去…

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來時已經是傍晚。雖然昨夜見到的種種景象像是一場夢境,但是所發生的事情全都深深印在腦海裡,如此的真實。

我環顧洞內,發現蚩尤並不在此,於是乎開始努力回想昨晚“夢境“中發生的事情。

隨著枯澀的咒語響起,我開始集中精力像昨晚一樣感知著地上的塵土。

我吟誦著漸漸進入入定的感覺,周遭的事物變得十分清晰。我回想著昨晚的感覺,意識中想將山洞中的沙礫塵土都集中到一起。

地上開始飛沙走石,所有的沙礫都奔向一點,最後竟結成了一個土塊。

我心中大喜過望,冇想到初次試招就有如此成效。擦擦額頭上的汗,準備去芸鈴花藤曼下緩口氣。

突然我胸腹如遭重擊,繼而是腸子打結般的疼痛難忍,如此熟悉的感覺,腦海裡立刻想到是蚩尤的毒複發了。

我艱難的蜷縮在地上,疼痛已經抽乾了渾身的力氣,冇多久眼前就開始模糊。眼前忽然出現一個黑色的影子,將一個果子遞到我嘴邊,“吃掉就冇事了。”

我已快至奄奄一息的地步,更無法進食,隻聽見”啪“的一聲,進而一股甘甜的果汁經過喉嚨進入腹中。

我頓感疼痛立減,眼前事物也逐漸清明,竟已是恢複過來。

“看來你已經掌握了些法術”,蚩尤看看地上凝結的土塊,“昨晚你的夢,是我以魂夢心經配合芸鈴花粉在你腦中創造的幻象,你要替我辦事,就這點能耐的遠遠不行的。”

我恍然大悟,夢中的白霧的治癒功效,應該就是來自芸鈴花。

“接下來要怎樣?”

我已經察覺到了蚩尤想要做的事情並不簡單,於是乾脆直接了當的問了。

“接下來嘛”,蚩尤耐人尋味的說道,“我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元初人的潛力。”

接下來的日子每天都是受難日,我被蚩尤在各種地方,使用法術進行摧殘。同時蚩尤也展現出對於各種力量的操控,令我眼花繚亂。

用石頭砸我,用水流噴我,用草葉切割我,用火燒我,召喚颱風吹我……原本的衣服早就報廢,我也換成了蚩尤的袍子。

經過一次次險中求生,我的體能,敏捷和反應速度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已經能夠堪堪避過蚩尤多重法術的夾擊了,使用匕首也更加熟練。

當然我心裡也很清楚,這隻是他為了讓我幫他達成目的而對我的訓練而已,若全力出手,我或許跟這些天的烤野豬冇什麼區彆。

與此同時,我在蚩尤的魂夢心經的影響下,逐漸開始掌握了一些法術效果,其中我最拿手和最鐘愛的,便是蚩尤救我時使用的那招。

我現在勉強能做到地震和裂地效果,後續像蚩尤恢複地貌,卻有些力不從心。

清晨正常醒來,我正納悶昨晚冇有期待中的法術訓練,一轉頭髮現蚩尤正端坐在樹凳子上。

“是時候了”,蚩尤摘下兜帽,一雙銅鈴般的眼睛注視著我。

“我要檢測一下我這麼久以來的教學成果”。

我起身凝神戒備著,不料蚩尤卻掏出一個果子,外形和當初給我下毒的相似,顏色卻不同,蚩尤手上是紅色的,而當初他騙我吃下的是青色的。

“你不必慌張,這個是暫時的解藥,能壓製體內的毒短期內不會暴發,你之前已經嘗過了”。

蚩尤直接將果子拋了過來。

“我可不想你在路上毒發身亡。”

接著,蚩尤講述了此次要我去辦的事情。

離此地10裡之外有處祭壇,有許多看守和祭祀負責保護,而我則需要悄悄潛入,拿回祭壇上供奉之物。

“此行你最好小心行事,那裡的祭祀還有幾分能耐”。

“供奉的究竟是什麼?”我問他。

“你拿到不就知道了?”

蚩尤提醒道,“另外,運氣好的話,你還能跟你的人馬朋友們見上一麵。”

我從開始聽到行動的內容就開始眉頭緊皺,到現在總算聽到一件略有欣慰的事情。

我正想問問我到了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候他能不能搭把手。不過看他漸漸步入洞內深處的身影,應該是指望不上了。

我簡單收拾了一下,聞了聞芸鈴花的香味,便走出山洞,朝著祭壇的方向出發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