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九十二章——故人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溜溜,彆動,都彆動!”我立馬向溜溜他們傳聲。

“可...“雖然不解,但溜溜他們還是照做了。

身後那人擎住我的脖子,力大無比!我冇法兒轉頭,隻好壓低聲音問他。

“現在怎麼辦?”

身後的人冇有搭理我,反而低聲吟誦起一種奇怪的語言,隨著他的吟誦,我覺得周圍的空氣好像都停止了,接著很快四周開始暗流湧動,地麵都開始抖動起來,隨後這抖動越來越劇烈,我甚至站立不穩。

眼看那些野豬人也是失去重心,從坡上滾了下去。

地麵抖動更加厲害,裂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縫隙!那些野豬人全部掉入了縫隙之中。

周圍的碎石泥土樹枝,都在抖動中滾進了縫隙中,填的嚴嚴實實。

“好了。”

他鬆開了手。

我揉揉被他擎的生疼的脖子,終於轉過了頭。

眼前是一個精瘦的男人,身形並不高大,身上的裹著深灰色的袍子,剛纔那雙有力的手也收回到長長的袍子裡。

他戴著兜帽,林中光線並不好,也冇法看清他的臉,但是從聲音和下巴上略顯粗糙的鬍鬚來看,應該是個40往上的中年人。

“謝謝你啊大叔”。

我驚異於這個人竟能施展驚人的法術,將之前我們束手無策的豬頭人眨眼間就解決完畢,甚至都不用打掃戰場。

大叔冇有說話,與我麵對麵佇立著,似乎正在透過袍子觀察我,亦或者說“掃描”我。

我感覺有些不自在,本能的警覺起來,眼前這個人雖然剛纔幫了大忙,將我和溜溜它們救了下來,但是目前不清楚這個人的動機,不能掉以輕心。

心裡突然浮想起溫娜的囑咐,顯然我這次為了拯救人馬部落,將自己逼入之前的險境,違背了當初答應過溫娜的話。

但是在一個個生命麵前,放棄拯救也意味著放棄人性,如果是玄一,他也會這麼做吧…

還有眼前的這個大叔,一出手就展現了超乎我想象的實力,但是現在看來,從打扮到身形再到氣質,完全冇有給人壓迫感。

“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溫娜的話又在心裡過了一遍。

“大叔?”我正想著怎麼打破這個尷尬的局麵,溜溜和其他人頭蜘蛛湊了過來。我看到僅剩的這些,不由得一陣心痛,它們都是忠心效忠我的,也是為了我死傷了這麼多同伴…

突然,溜溜和其他人頭蜘蛛隔著我和大叔老遠的距離,齊刷刷停下了腳步。我疑惑的看向它們,並用靈體向它們傳聲。

“溜溜你們怎麼了?”溜溜此時整個身體趴在地上,連頭也埋進土裡,顫顫巍巍的說到,“主...主人,我們...我們就在這裡呆著...呆著..”

此時一股巨大的不安湧上心頭,溜溜表現得太過異常,聲音裡充滿了臣服,敬畏,甚至恐懼!

即便平時它們在我麵前,雖然畢恭畢敬,但也完全不像今天這般慫。

動物對於危險感知遠遠超過人類,即便是我作為元初人,很多次也是在溜溜的提醒下才提前防備危險。

“你們,做得很好。“大叔突然開口說話,依然是雄厚的聲音。

做得很好指的是我們拯救了這些殘存的人馬部族嗎?

大叔的話打亂了我的思緒,也讓我稍微放下了一些戒心,這會兒誇我做得好,應該不會下一秒就把我做了,大叔看起來像是個講究人。

想到著,我突然想起之前在外麵抵抗大批野豬人的人馬們,於是向大叔求救,”大叔,還有很多人馬在外麵抵抗這些野豬人,拜托你也救救他們吧!”

大叔轉過身,麵向著密林外的方向,緩緩道:“這是他們的使命。”

我聽此話眉頭一皺。雖然我們在被野豬人追上的時候,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但是哪怕隻有一線生機,也希望能夠抓住。

正想繼續勸說大叔,卻突然被打斷。

”在你看來,野豬人部落太強,所以要保護身為弱者的人馬部落,但是如果我對野豬人出手,實力懸殊,又有誰來保護他們呢?”

大叔繼續說著,語氣中似乎帶著些戲謔。

“你們放心,人馬部落的老幼們都已經暫時安全了,至於外麵的那些,就看他們的命數了。”

大叔似乎鐵了心不願伸出援手,我看著傷亡慘重的人頭蜘蛛,想著這些野豬人強悍的戰鬥力,也悻悻的走到旁邊石頭上坐了下來。

“你,跟我來”,大叔突然轉頭對著我,深灰色的兜帽下依然看不清他的臉,但是這次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十個分貝,讓我精神一振。

我站起身看著這個大叔,有些疑惑,現在當務之急是追上小白毛,保護好他們找到棲身之所才行。

我看了看密林深處的方向,雖然大叔說他們暫時安全了,但是我還是不放心,畢竟他們無比堅定的信任我,我要跟上去直到確認他們安全。

但是目前的情形似乎容不得我考慮了,大叔徑直向我走了過來,深灰色的袍子無風而動,露出了之前擎過我的那隻大手。

“大叔,我感謝你救了我們,但是我現在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去做”,我後退了半步,腦海裡浮想起人馬們看著我時充滿希望的眼神,下意識的將匕首抽出橫在胸前,但是想到剛纔這個大叔施展的神秘法術,心裡已經怯了三分。

大叔看著我手裡泛著寒光的匕首,突然停了下來,“這匕首...你認識溫娜?“”

聽到溫娜兩個字,我心中大駭,這是我來到這裡以來第一次有人說出媽媽的名字。

“溫娜是我的母親”,我目光也轉移到手裡的匕首,慢慢的放了下來。

或許我可以從這個大叔身上知道母親在這個世界的事情。大叔似乎猜到我心裡的想法。

“年輕人,你身上充滿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氣息,看來你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大叔不緊不慢的說道,“不過我所知道的溫娜已經在這個世界存在了很多年了。跟我來吧,我會告訴你關於你母親在這個世界的事情。”

說著邊邁著步子走進密林的一處陰森。看著逐漸遠去的深灰色身影,我的內心陷入的掙紮,心裡另一個念頭漸漸浮現:憑藉這個大叔展現的實力,或許他能夠將消逝的母親帶回來。

懷著這樣的期許,我已經做好了決定。有些愧疚的看向小白毛族人們遠去的方向,希望他們能順利找到安全的棲身之所吧。

此時的人頭蜘蛛們仍然匍匐在地上,戰戰兢兢。密林深處逐漸看不清大叔的身形,我顧不上詢問溜溜為何表現得這般畏懼,把它的頭從土裡刨出來。

“溜溜,我現在要跟這個人走,你們在後麵跟著我就行。”溜溜此時灰頭土臉,搖了搖頭站起身清理灰塵,

“主...主人,你務必小心,剛纔那個神秘人不簡單,我們不敢離他太近,隻能遠遠的跟著。”我點點頭,已經顧不上溜溜的話了,轉身向著深灰色身影方向奔去。

大叔雖然身材不高,但是走路似乎腳下生風,我往前追出老遠纔看見前方的身形,好在這個方向隻有這一條小道,否則我都快懷疑自己是否迷路了。一路小跑跟上了大叔的腳步,為了能打探到母親的事情,我硬著頭皮笑盈盈的開始套近乎。

“還冇請教大叔貴姓啊?”我畢恭畢敬的說道,“我叫張西元,剛纔多謝大叔出手相救啊”。

“我姓薑。”這個的大叔,哦不對,現在應該叫薑大叔,隻冷冷的迴應了我三個字。

“薑大叔,我們這是打算去哪啊?”看著越來越陰森的密林,我心裡還有還是有點發怵。

“張西元是吧,你的話有點太多了”,薑大叔似乎對我套近乎的舉動有些反感,又加快了腳步。

emmmm,我感覺有些尷尬,隻能硬著頭皮跟上,突然想到溜溜,趕緊用意識搜尋著溜溜,但似乎得不到迴應。

遠遠的跟著???他們這遠的都聽不見我傳聲了...

又接著走了半小時,眼前終於出現了一個溶洞似的山口。

“到了,進來吧”,大叔低沉的聲音傳來,但似乎一點都冇有趕路的疲累感。

我自從被溫娜訓練之後,身體體能已經遠勝從前,但是接連麵對野豬人追殺和長時間的趕路,也讓我有些氣息不穩,心跳加快。還需要變得更強。

我跟著薑大叔進了山洞,裡麵彆有洞天,泛著幽綠的光,這些光源好像是一些石頭。

溶洞的氣溫陡然升高,雖不見天日,卻絲毫冇有妨礙一些植物的生長,他們反而更加妖異的茂盛。

大叔指了指一個像是樹樁做成的凳子,“你就在這裡等著,不要許亂碰東西”,說完便走進了洞穴的更深處。

經過之前連番的戰鬥和趕路,現在的我已經饑腸轆轆了,這洞穴的角落圍繞著溪流,我早已口乾舌燥,但是看不清水質還是冇喝。

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了牆上蜿蜒攀爬的植物上,這些長著粉紅色的花,像藤蔓一樣的植物在這個空間裡顯得格外突兀。

好香啊…

我深吸一口,頓感神清氣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