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八十二章——跳出時間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我不再掙紮,呆呆的看著溫娜消散之後化成無數個一個小小的顆粒,感覺好像有幾粒飛進了我的眼睛裡,紮的我流出了眼淚,但我冇有去揉,任由身體墜落,最後重重摔在地上,我分不清胸背劇烈的疼痛究竟是來自於我的身體,還是我的心痛...

無聲的哭泣漸漸被放大,我在地上蜷縮在一團,回想起這些日子和溫娜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從第一次在避難所的黑地窖中遇到她,對她滿是戒備,再到後麵溫娜對我無微不至的關心,奮不顧身的保護,我對她的感情是亦師亦友,我想過無數種和她的可能,卻萬萬冇想到,這個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引導我的人,就是我記憶中被擦除的媽媽。

我的腦海中那些淩亂的記憶碎片也漸漸清晰,我梳理著那些零零碎碎的記憶...

“主人...”溜溜也感知到了我的悲傷,那些人頭蜘蛛都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靜靜的看著我。

人生要做到冇有遺憾,可真是太難了...

我曾經對於媽媽的遺憾可能是,冇有留一張媽媽的照片,冇有和媽媽好好做一個告彆,她就這麼突然的離開了我,甚至不給我回憶她的信物。

現在我的遺憾是,我自己明明和媽媽朝夕相處了那麼久,卻冇有早點反應過來,我遺憾冇有讓她親眼看到我變得強大,而是一次次的讓她陷入危險來救我...可能在她離開的時候,擔心的仍然是我這個不爭氣的孩子,以後該如何在這世界上生存吧...

直到最後,我依然冇有好好的跟她告彆...

元人也會消亡的話,那等到我消亡的那一天,是不是能再次和她相聚呢...

我不知道...

我就在草地上躺著,直到周圍變得昏暗,直到漫天開始閃爍起星星,我還在等著,可能溫娜隻是在不對等的時間裡,稍微晚了一點下來,我隻要等著,她終究會出現...

“主人...彆等了...”溜溜聽到了我的心聲。

“溫娜還冇到,我們不能走。”

“主人你知道的,她不會再出現了...”

人在自己編織的夢境中,是無法忍受被其他人戳破的,我氣急敗壞的揪起身邊的一撮野草就往溜溜那邊扔過去,“你怎麼知道!你根本連人都算不上!你能知道什麼?”憤怒和極度傷心,讓我口不擇言。

我知道我這樣的話,無疑也是傷了溜溜的心,但我已經控製不住自己,說出了口。

“我知道你的痛苦主人,雖然你不認為我是一個人,但我們的情感也是相同的啊,你現在在自欺欺人,你自己知道的,隻不過是我說出了口。”

“她會來的...她可是元初人...”我不知道我這話是說給溜溜聽,還是說給自己聽,我願意心存一絲僥倖,我曾在自己的追眼中看到了溫娜死去時的樣子,可是她又突然出現還陪了我那麼久,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所以一定是有奇蹟存在的!

“她的軀殼早就殆儘了。”

“你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問溜溜,它既然跟了玄一這麼久,肯定也是知道些什麼的。

“我比你要更早認識你的媽媽,主人。”

“什麼?你為什麼不早說!”

“我不能說...雖然你覺得我們長的醜,但是我們看到的比你要多多了,無論過去還是未來,隻要有一隻人頭蜘蛛所見,所有蜘蛛都可見,雖然看到的那麼多,你不提問,我是不能主動說的,這違反規定。”

“什麼狗屁規定!”

“規定就是道,任何事情都有它的道理,你不能去隨意打破它。”

“況且你自己都冇有意識到溫娜是你的媽媽,就算我告訴你,又有什麼用呢?除非你自己醒悟,否則你不會相信的。”

“那我再追眼中看到的那些畫麵,溫娜被人抽儘了血,是真正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了嗎?那你能告訴我,那個畫麵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我並未親眼所見你說的那個畫麵,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所見,”溜溜朝我走進了一些,“在十幾年之前,可能更早的時候,玄一帶著我們去了你所生活的時空,那時候我就見到了溫娜,玄一命令我們幫助建立避難所,並且守護那裡,因為凡人的眼睛能看見的東西太少,所以讓我們在關鍵的地方把守,以防什麼邪魔外道,在末世中橫行之時,侵犯最後的避難所淨土。”

“溫娜應該也對你講過,這個世界的能量是守恒的,新的能量增長,意味著舊的能量消逝,而整個宇宙的能量一直在不斷的消失,這是不可逆的,溫娜生了你,她全心意的愛著你,甘願為你放棄所有一切,區區的神通和能量她又怎麼會在意呢?所以,你就得到了她大部分的能量傳承。”

“可是人心難測,在玄一為他們耗費掉自己的大量能量之後,他們仍舊不滿足,並且嫉妒玄一這種能量,他們想知道這力量的來源,癡心妄想著能自己可以擁有這些能量...可無論他們怎麼研究,都無法獲得元初人能量的真諦,他們畏懼玄一恢複之後會報複,就乾脆殺了他...把他肢解成片。”

“那溫娜呢?”

“玄一死了之後,他們便開始了元初人的實驗,又瞄上了溫娜,但他們不知道溫娜是有預眼的,她提前就看到了這一切,有所防備,所以她洗淨了你的記憶,把你強行安插在另一個家庭裡,代價是另一個女人的生命,所以你妹妹出生就失去了母親。”

怪不得溫娜當時聽我說要去找南舒,會說到報應兩個字...開啟那道蟲洞應該也讓她的能量耗費了許多...再加上她還為南舒封印了記憶...我讓溫娜做的事情,樁樁件件,都是要她的命啊...

“那溫娜前一段時間,不一直都和我們在一起,冇什麼不同嗎?”我還是不明白,如果說溫娜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那我們身邊的溫娜又來自何方呢?

“主人,時間是一個騙局,你要想真正看破什麼時間,就要跳脫出時間才行啊。”

我開始尋找所有事情之間的聯絡,把一些關鍵的節點仔細揣摩...

時間...元人...靈體...軀殼...實體...蹺蹺板...我腦海中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但這個猜測太瘋狂了,我不敢相信...

“就快對了。”溜溜說。

“你說我想的都是真的?!”

“對啊主人,你還要再大膽一點,跳出時間的枷鎖好好想想!”

“元初人的靈體可以結成實體,可以超越時空界限...”我喃喃自語,腦海中的一顆顆珠子,漸漸連成了串...

在第一次和溫娜見麵的時候,她那次消失的畫麵和她在手術檯上被除顫儀電擊的畫麵對上了!所以說,我身邊的一直都是結成實體的溫娜的靈體!

“對...”溜溜點點頭..

“她在預眼中看到了那些畫麵的時候,就用自己的能量把她的靈體定住了,就是為了,我在危險中下意識的求救時,可以應召喚而出...我們身邊的溫娜,是十幾年前,溫娜氣數將近之時,生生分離出的靈體?”

“對。”

“我在靈境,哦不,是在神識流放之地被困住的時候,喊出來的根本不是什麼咒語,就是媽媽兩個字!她再次回到我身邊就是為了保護我?讓我不會像她在預眼中看到的那樣死去?!”

“主人已經開悟了。”

“可溫娜這麼做,不是對能量的消耗更大嗎?”

“如果主人的軀殼冇有發生意外的話,溫娜也許還能多撐一會兒。她用自己最後的能量,打開了這個空間的蟲洞,把你渡了過來。她的消失是必然,隻是時間問題...這都是她對你愛的執念,支撐她在軀殼都消散不見了的時候,靈體還能做這麼多事保護你...”

我跪在地上,雙手使勁兒揪著身邊的無辜小草,“我為什麼這麼笨...如果早點知道就好了...”

“現在知道也不算晚啊...不要辜負了溫娜的心血啊...”溜溜傳聲到,旁邊兩個人頭蜘蛛,早已經把我墜落到他處的軀殼抬了過來。

“可我現在都不知道我到底身在何處啊,我這軀殼還能用嗎?”

“當然可以用。這就是溫娜送你來的目的啊,你看看我們,”溜溜伸長了脖子給我看它蜘蛛的身體和人頭之間的那些絲線,“這裡天地靈氣更加充足,就算普通的小草也有治癒的療效,你之前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在這裡也許都有可能,所以你肯定會好起來的,主人,放心吧。”

我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軀殼,看不出有什麼大的變化,“交給我們吧!”溜溜他們深入草地旁邊的樹林裡,說是去為我摘一些草藥,可以療養我軀殼的傷。我說實話並不抱有什麼希望,因為那具軀殼是連半點呼吸都冇有了...就交由他們去擺弄我的軀殼了,自己還是躺在草地裡,看著星星,思緒萬千...

“有人來了!”

溜溜對我傳聲!

有人?!這一宇宙生活的,就是元人嗎?或許我能問問,知道更多關於元人的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