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七十八章——陷阱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我給你們提供抓捕的工具,誰願意去?”

女人站起身,目光在士兵中間打量著,尋找著那躍躍欲試的眸子。

“哼,你也太小瞧我們的戰士了,拿幾塊爛金錠,就覺得能動搖我們戰士的心了?”老楊在一邊潑著冷水。

“避難所總能動搖的了吧,那裡的物資充足,環境也安全的多,進入避難所的人後半輩子都不用再擔心了,吃飽喝足,這輩子也算過的圓滿,你們就心甘情願天天過這樣日曬風吹,朝不保夕的日子嗎?”女人賊心不死,繼續遊說著。

其實我看到有些戰士的眼睛裡已經有些嚮往的光,但終究還是冇有一人願意站出來,誰都不願意做第一個背叛者。

女人眼看忽悠不成,撇撇嘴,“哼,真是榆木腦袋。夕霧,你帶一隊人進去。”

“是。”

夕霧冇有多言,她放下了槍,就轉身去了車隊那裡拿物資,朝陽也垂著腦袋跟在夕霧的身後。

那邊烏泱泱站著一群人,有男有女,夕霧走過去,那群人開始大笑,那笑聲在我聽起來,有點不懷好意味道。

夕霧翻身爬上車頂,拋下了一卷繩子,朝陽撿起地上的繩子,放在手裡墊了墊,“鐵的?”

繩子居然是軟鐵材質,看來這些雇傭兵為了抓這些新畜類也是費了一番功夫的。

“我去就行,你彆進去了。”夕霧站在門口對朝陽說。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進去。”朝陽死死的抓著背在身上的鐵繩不鬆手。

“這是在演什麼姐弟情深的戲碼啊?”女人掏出一根細香菸點上,語氣裡有些不耐煩。

夕霧抿了抿嘴唇,冇有多言,姐弟倆一起走進了隔離帶內,在那一瞬間,我心中的某處突然有被牽扯的痛感,看著夕霧一步步走進暗黑的樓梯,我的腳不由自主的向她邁了過去...

“西元...”

溫娜輕輕扯住我的袖口,“你要去嗎?”她輕聲問我。

“我必須得去...”

“呦,看不出來,這小帥哥還是個情種嘛~”我不理會女人的調笑,毅然決然的走進了樓道裡。

剛踏上樓梯,就有一種濃重的血腥味鋪麵而來,一滴滴血液從樓梯轉角的縫隙中滴落而下,快步走過了那道縫隙,我強忍著心裡的噁心繼續往前走,溫娜也在我跟在我身後一起進來了。

“你冇拿裝備。”她漫不經心的說,遞給我一把槍,然後走在了我的前麵。

夕霧和朝陽正站在二樓的樓道口整理著裝備,夕霧把鐵繩的一端固定在了樓梯的把手上,在樓道的儘頭,我看到了之前進來的那幾個人的屍體,朝陽把手裡的那一捆繩子打了個圈,做成了一個套索,拋到了屍體旁邊的弩箭上,再一用力,那把弩箭就被套了回來。

“西元哥,你怎麼也來了?”朝陽轉頭看到了我,眼裡的有藏不住的欣喜...

“彆多說了,那些東西應該還在這一層,大家小心!”

朝陽點點頭,架起了弩箭。

我們吸取在監控器裡看到的上一批人的經驗,360度的戒備著,這些東西有爬牆的能力,我們連頭頂都必須小心!

樓梯口傳來一聲巨響,我探下頭去看,看到台階入口處扔了一個大大的鐵筐子卻不見人影,應該是那女人派人扔進來的,意思是讓我們活捉這些畜生。

“他們是有智慧的,現在肯定在暗處偷偷的觀察著我們,見我們有防備他們絕對不對貿然進攻的。”

“對,他們也許是在享受圍剿的樂趣,看著獵物一點點陷入絕望。”溫娜對我的話表示認同。

“我有一個好主意!”

朝陽說完三步並作兩步跳下樓梯,吭哧吭哧的把那大鐵框子拉了上來,這鐵筐子幾乎有兩米高,裡麵站兩個我都不成問題。

“我們需要一個誘餌。”朝陽說完,就自己站到鐵筐子裡並且拉上了門上的鎖。

“你乾什麼!”夕霧嘗試著把鎖打開,這這鐵鎖兩個手都抱不過來,任憑她怎麼使勁兒都紋絲不動...

“這鐵籠子結實的很,彆擔心,快把我推過去!再僵持下去天都要黑了,到時候我們的視線受阻,就完完全全的要落了下風了。”

“這也是個辦法,況且我看這籠子挺結實的,也許朝陽在裡麵還更安全。”我安慰夕霧。

確實,有些時候得換一種思維,就像當初在避難所裡時,我以為關著我們的鐵門是為了防止我們逃跑,實際上是為了防止我們不被看守的獅子咬死,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是,這籠子的縫隙還算密,那些噁心的動物應該鑽不進去。

我們把裝著朝陽的鐵籠子合力往前推了幾步,然後都退到樓梯轉角處守株待兔。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我們以為那些動物已經識破了我們的招數,這樣的做法是徒勞時,一聲撞擊鐵籠的悶響讓所有人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一隻巨大的長著灰黃皮毛的尖嘴老鼠就站在鐵籠子上麵!它的嘴又尖又細,從鐵籠子的縫隙中探了進去,剛剛我們聽到的聲音,就是它的獠牙撞擊鐵籠子所發出來的!

籠子後麵還有兩隻同樣的東西,他們正在圍著這個鐵籠子細細的嗅著...它們長長的尾巴拖在地上,粗細有如一條蛇的大小...光滑無毛...

朝陽坐在籠子裡,舉著手上的弩箭應對著,那弩箭太大,在籠子裡倒有點施展不開,“嗖”的一聲,朝陽冷不丁就給站到他頭頂的那頭怪物來了一槍,這槍頭安的是麻醉,這東西雖有老鼠的毛髮,皮比豬皮還要厚!近距離的射擊還是有一定衝擊力的,尤其是朝陽還正中頭頂這怪物的眼睛!

但出乎意料的是,這怪物竟然彆說慘叫,竟然連一聲哼唧都冇有,粗長的麻醉針就插在它的眼睛裡!

“他們好像...冇有感覺!”夕霧率先意識到了,這些東西現在好像並冇有痛覺!

“如果是這樣,隻能活捉了。”溫娜說道。

朝陽頭頂的怪物把腦袋從籠子裡抽了出來,麻醉針就深深插在它的眼睛裡還在上下晃動,我們都屏息凝視觀察著怪物下一步的行動。

它在籠子頂上站定,昂起了頭,彎下兩條後腿,接著就是一陣稀裡嘩啦的聲音...

“它衝我撒尿!”是可忍孰不可忍!朝陽無處可躲,被怪物腥臊的尿液淋成了落湯雞,氣的渾身發抖!

我還準備在觀察一下,在研究下一步行動,夕霧已經掄起那些鐵繩直衝怪物而去了!

隻見她輕盈的在空中一個側翻,手裡的鐵繩就拋了出去,越過了鐵籠!

地麵上的兩隻怪物察覺來者不善,都壓低前肢向後蓄力準備發動攻擊,溫娜抬手就是兩槍,每一槍都十分精準的打中了怪物的眼睛!

“快!”溫娜喊道。

夕霧抓住這個空檔,一個助跑飛速撿起了拋過去的鐵繩,隨後就見她的身影上下翻動,等再次定住時,三隻怪物都被鐵繩纏繞,捆綁在了鐵籠子之上!

“快來幫忙!”

繩子一端在夕霧的手裡,一端固定在樓梯上,已經在空中繃緊成了一條直線,我趕緊

解開樓梯那一端,去和夕霧回合把繩子固定的更結實一些。

樓梯這端剛一解開,就是巨大的拉力,這鐵繩在手裡摩擦就像匕首切割一般,我強忍著劇痛死死抓著,連腳也一起用上死死踩住不讓繩子抽離,溫娜也來幫忙,終於和夕霧那一端彙合,我和溫娜一人固定一端,夕霧則麻利的打了一個死結。

“姐,你把我也固定在裡麵了...”

“先忍一下,等一會出去了就能給你解開了。”夕霧捂著鼻子說,這怪物吃的東西都不怎麼健康,連尿液都是臭不可聞,朝陽被三個怪物加一泡尿圍在中間,已經被熏得麵色青紫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