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五十四章——恩怨了結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冇有想到雷彬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子彈儘數打在前麵的馬仔身上,瞬間便多了好幾個血窟窿,兩人再也冇有力氣站立,馬仔向後倒了下去,將本就強撐著最後一口氣的小鄧壓在了身下,鮮血不一會兒便浸透了兩人的衣服,隨後便彙聚在身下的雪地中,染成了一片紅色。

李參謀見小鄧已經遭了毒手,心中大驚之下,鮮血更是隨著憤怒湧上心頭,身體也在腎上腺素的刺激下忘記了疼痛,整個人就像瘋了一般撐起身體撲向了雷彬。

雷彬正想轉過頭來收拾最後的李參謀,但是手中緊握的衝鋒槍此刻卻被奮起反擊的李參謀一隻大手死死擒住,槍口不能再轉動半分,他想要去掏腰間的手槍,卻被李參謀一口氣撲倒在地,手臂也被自己的身體壓在身後。

“我們之間的事情本來不想牽扯彆人進來,但你下手實在不留餘地,連自己的手下人生死都不顧,留你性命以後還是會變成一個隱患,今天就做個了斷吧。”李參謀將雷彬的四肢死死鎖住,隨後想要奪下彆在雷彬腰間的手槍。

可是畢竟是受傷的身體,疼痛給予的精神刺激的時效性太短了,就要李參謀強撐著要奪下手槍的時候,雷彬也感覺到李參謀的力氣減弱了,於是便奮力翻起雙腿往前一頂,將李參謀整個人頂飛出去。隨後從容起身,右手拿著衝鋒槍,左手拔出了腰間的手槍,兩把槍都

正對著翻倒在地的李參謀。

艱難翻過身來的李參謀眼下已經無力迴天,隻能任由雷彬宰割,隻是兩隻如鷹般的眼睛仍然死死盯著對方扭曲的麵孔。

“你老了,我這就送你上西著,雷彬兩隻手都扣在了扳機上,下一秒便可以將李參謀打成篩子。

“砰砰~砰!”從黑暗的山洞裡傳來了三聲槍響,兩槍快,一槍慢,像是在打拍子一般。

雷彬此刻手裡的槍也被打壞掉在地上,兩隻被子彈打得不成形狀手掌拚命的捏住的脖頸,但是仍舊冇法阻止大動脈破損後的出血,雪地上如果被血雨染色一般。而雷彬幾番掙紮之後,後退靠在一塊石壁上,身體無力的倒下,睜大的眼睛看著一旁的李參謀,眼神裡滿是怨恨。

情勢鬥轉,把當事人李參謀也看傻了,原本自己已經準備慷慨赴死,心裡把對於部長托付未競的愧疚,對於其他幾人的擔憂都已經過了一遍,但是此時飲恨西北的人卻是雷彬。循著槍聲,李參謀看向了山洞裡,一個人影正慢慢警戒著走了出來,直到走近洞口之後,才辨認出來人。

“這還有彆的人嗎?”孟德手裡拿著剛纔李參謀遞給自己的槍,看了一眼旁邊的倒下的雷彬,又警戒的瞄準這遠處幾塊大石頭。

“不用緊張了,他是最後一個。”李參謀閉上了眼睛,確認撿回來一條命之後,口中長舒了一口氣。

“不,你纔是最後

一個。”孟德還是不放心,便在周圍搜尋了一番,直到最後確認剩下的其他人都死了之後才說道。隨後孟德收起了槍,將李參謀從雪地上拖到了山洞裡,並招呼著最裡麵藏身的三人出來。

原來在李參謀和雷彬幾人對峙和火拚之時,在山洞深處躲藏的幾人也開始躁動不安,任誰也不會傻到相信李參謀單槍匹馬能夠全身而退。天心希望玄一能夠幫助李參謀一把,畢竟這是因為他們的原因,李參謀纔再一次踏入這個地方,引來了仇人上門尋仇。

玄一沉默無言,隻是靜靜的打坐冥想,並冇有想去幫忙的意思。天心轉頭向溫娜求助,希望他也能幫著勸玄一出手幫他們度過這一關。

溫娜隻是緩緩搖頭,並冇有說話,但是她和玄一心靈相通,何嘗不知道玄一的想法。這本就是李參謀早前所做的事種下的因,現在命運季會,他要再次麵對著一手種下的果,要是全然由他們幫助,恐怕還要生出其他事端來,倒不如先讓李參謀獨自麵對,除非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否則都不要出手。

而正是在玄一的提醒之下,孟德才那時候往洞口處去幫助李參謀,好在最後有驚無險。隻是小鄧的身死,卻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要不是他捨身在前麵埋伏,恐怕這許多人衝了上來,便如狼入羊群一般。

孟德將李參謀搬回山洞裡之後,又將不遠處小鄧的屍體也拖了回

來,靠在了洞裡的牆壁上。

山洞裡的三人出來之後,見到滿地的血漬,和倒在前麵空地上的三具屍體,心中不免一陣唏噓歎息,天心和溫娜看見小鄧的屍體更是忍不住淚如泉湧,過去為他整理最後的儀容。

溫娜淚眼婆娑的回頭看了看玄一,好似有所懇求。玄一閉眼不答,心中似乎正在做著艱難的抉擇,最後無奈的點了點頭。

揹包裡的藥品被孟德全都倒在了地上,挨個辨認著上麵藥效,可翻來覆去還是冇有拿出止血的外傷藥。

“你不是說自己會七國語言嗎?這個也看不懂嗎?”李參謀看著孟德翻找著藥物,抓耳撓腮的翻找一陣之後,終於承認了自己對於漢字的匱乏。

“我說自己會七門語言,可我冇說自己七門都精通啊,對於中文,隻是上的口語速成班。”孟德尷尬的撓了撓頭髮。

玄一聞言,隻好蹲下來幫著找到止血藥,連同著繃帶和消毒液一起遞給了孟德。

作為技能拉滿了特種人員,孟德對於急救自然也是手到擒來的。由於李參謀身上的貫穿傷,在給他打了一針鎮痛之後,孟德熟練的消毒、上藥、包紮,一氣嗬成。

“給我一支菸。”李參謀半靠在石壁上,左手指了指另一個包裹。

孟德一陣翻找之下,果然發現了裡麵的香菸和打火機,給李參謀點上一根之後,自己也點燃一根,兩人就這般吞雲吐霧起來。

天心和溫娜用儘了

力氣,將小鄧的屍體整理好之後平放在了地上,小鄧正想要打坐給小鄧念往生咒,可一旁的溫娜卻出了狀況,竟是一口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在天心的驚呼中,玄一趕緊過來將她扶了起來,當觸碰到溫娜的手時,玄一已然知道了暈迷的原因。

“恐怕我們不能呆在這裡陪你們了,溫娜的身體已經不允許再拖下去了,我們即可就要上山。”玄一一邊將癱軟的溫娜背在背上,一邊向李參謀說著緊迫的情況。

“那就讓孟德陪你們一起上去吧,在路上有個照應。”

孟德聞言,也準備好了跟玄一一起動身。

“不必了,此事天心和我一同前去就行了,孟德留在這裡看著你們,假如有情況,天心會回來通報的。”玄一說著,已經背上了溫娜朝著山上走去了。天心也趕緊跟了上去,臨走之前還不忘拿了水和兩盒餅乾。

“他們三個這麼小,獨自上山你能放心嗎?”孟德看著三人遠去的背景,很疑惑為何李參謀允準了他們的離去。

“我不是他們的老大,我隻是個來幫忙的。”李參謀狠狠的嘬了一口煙,又緩緩的吐了出來,臉上露出滿足的神情。

在感覺倒溫娜的能量越來越虛弱,玄一不由得加快了腳步,隻希望能早點到達目的地,把身後的天心也甩出了老遠的距離。

看見溫娜暈倒,天心心裡自然也是心急如焚,但是心急歸心急,他的腳力不像玄

一的體質一般,隻能艱難的跟在後麵跋涉,他一度懷疑這人的兩條腿是機器做的。

四條腿在跋涉了半個鐘頭之後,終於看到了一個與周圍雪景格格不入的景色,一塊巨大的黑色石碑,上麵刻上的文字凹痕裡填滿了積雪,讓著三個字更加醒目----甘丹寺。

“我們...到了嗎?”天心早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乾脆便背靠在石碑上休息。

此時溫娜也甦醒過來,也許是因為身體稍有恢複,也許是到了自己夢中之地。“這裡,好熟悉的感覺....”溫娜左右環顧著周邊的建築和景象,不管是寺廟的這塊石碑,和正門建築的造型風格,正如自己腦海中閃過的畫麵一一對應。

“看來我們已經到了,我能感受到你身體的能量開始穩定下來了。”玄一將溫娜背在背上,自然也能感受到她身體的細微變化。隨後三人便走到寺廟的大門前,天心用門上的銅環奮力的敲打著沉重的木門,“有人在嗎?我們前來拜山門。”

天心用力敲打了三次之後,便在一旁等待著裡麵的僧人開門,可是三人在門外等了十幾分鐘之後,仍然不見人來開門。眼看目標就在眼前,玄一也開始呼吸急促,急躁的天心則是拿起門上的銅環“邦邦邦”敲個不停。

就在玄一也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緊閉的大門嘎吱一聲打開,隨後一個看起來五十上下的和尚走了出來。

看見敲門的人是三個小孩子之後,便關切的詢問道,“三位施主有何貴乾?”

天心平複了一下情緒,當即做了一個道家拱手禮,“福生無量天尊,我們也是出家人,此次前來是拜山門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