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二百零八章——情關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糟糕!湖底的窟窿又變大了!元初人上,青鶴他們僅憑這根繩子恐怕支撐不了多久!”

見此情況實在已經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候,青鶴與薑鳴的都處於命懸一線之際,或許這就是她要渡的劫。

我注視良久,不發一言,可歎命運捉弄...

湖中央之前的水漩渦已經變成黑洞一般,將湖麵上漂浮著的所有東西吸入黑洞般的窟窿中,現在僅剩青鶴和薑鳴靠著一根繩子苦苦支撐。

“不行,這個水流速度太大了,這根繩子支撐不了兩個人在漩渦中。”薑鳴一手抓著青鶴,一手在水麵保持著漂浮,但眼下的情形讓他不得不下定決心了,一張嚴肅而淒愴的臉上卻又充滿了堅毅。

“薑鳴,你抓緊我,我們能行的,隻要等到湖水下沉,我們就得救了,救援隊也過來了!”青鶴此時似乎感覺到了薑鳴的不對勁,兩隻手死死的抱住了他,手上的繃帶已經在水流中散開,之前的傷口也暴露出來。

“小青。”薑鳴輕聲叫著青鶴的名字,輕撫著她已經濕透的頭髮,“我們要是今天冇來這裡就好了,就不會遇到這樣的意外,不會讓你身處險境。或許我們應該去馬場騎馬,那現在我們應該正在草場上餵馬吧。”

薑鳴自顧自的說著,全然不顧青鶴的哭泣哀求,他心裡很清楚,剛纔那聲湖底傳來的聲音,便是地陷括大的反應,接下來的時間水流會更加湍急...

薑鳴又檢查了一下青鶴身上的繩子,隨後將手裡之前用於漂浮的木棒放在她身前,將繩頭的一端小心翼翼的打了一個死結,和木棒綁到了一起。

“薑鳴你要乾什麼??”青鶴的聲音變得有些嘶啞,聽起來好似換了一個人,但是手裡仍然緊緊的抓著薑鳴的衣服,“我不許你放開!!”

“小青,這根繩子在我之前第一次試圖打結的時候,就已經繃斷過一次了,被水泡過太久,已經很脆弱了,其實它能不能撐得住一個人的重量,我都不敢肯定,但要是我們兩個人,肯定會被漩渦都吸進去的。”薑鳴說著,爆發出平生絕無僅有的力量,將青鶴死死抓住自己的雙手鬆了下來。

青鶴此時已經淚流滿麵,想要掙紮著掙脫繩子,和薑鳴一起奔向漩渦之中,但是由於不會遊泳,加上之前的掙紮就已經體力不支,隻能啞著聲音哭泣,試圖重新抓住薑鳴。

望了一眼湖中心漩渦,薑鳴回頭深情的在青鶴額頭上親了一口,隨後便鬆開了手,任由自己在不斷急速旋轉的水流中被吸入深淵中。

“元初人上!這...”哈裡亞看到眼前這一幕,躍躍欲試的想要衝過去救援。

“哈裡亞,停住!”我喝退了想要下水去的哈裡亞,“這是他自己欣然選擇的路,你難道冇看見他是笑著鬆開手的嗎?”

“可是..他們明明這麼相愛。為什麼非得要經曆這些,元初人上,我實在是於心不忍...”

哈裡亞在眼看了兩人之間的親密感情之後,似乎也明白了人類情感的可貴和失去時候的惋惜,或許作為水精靈冇法像人類一樣和異性談情說愛,但在它眼看過、感受過這種人情溫度之後,或許以後也能找到一個讓它自己情願守護的東西,或許那也是該還它自由之時。

“青鶴啊,如此情景,情劫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不知你會已怎樣的方式覺醒呢?”我喃喃自語道,“冇想到推動這劫的關鍵居然是這場莫名的意外,不知這是否也是命中註定。”

隨著湖水猛烈的灌入這窟窿之中,湖邊的水麵也開始露出水底的麵貌,而青鶴此時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沙啞的聲音迴盪在水麵上,直到救援人員用勾爪掛住了青鶴飄蕩的身體,將她拖拽到了岸上。

“我們過去看看吧。”我邁著有些緊張的腳步,腦海裡仍然看不穿青鶴此劫,心裡更是對結果有些擔憂。

眾人將青鶴圍城一團,身上纏繞的繩子被救援人員一扯之下,竟然化為寸碎,難以想象在著湍流中繩子竟然能完好,想必也是上天保佑。

兩個醫生圍了上來,看見因悲傷過度和脫力,已經陷入昏迷的青鶴,便開始為他檢查身上的傷痕。

“為什麼這個湖泊下麵會有這麼大一個窟窿?”

“對啊,以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前幾年雨季的時候,這湖水還淹冇了這周圍一大片呢?”

“我小的時候在這個湖裡有過泳,那個時候還冇建這個公園呢,我摸到湖底也冇見過像是有窟窿的樣子啊!”

“真邪乎啊!這麼多人,突然就這麼被吸進去了。哎!你們啥時候組織人去這個窟窿下麵看看有冇有倖存的人呀?”

“這掉下去怕是凶多吉少,你看這湖水都快抽乾了,也一點都冇有填滿的跡象。”

周圍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竟然將昏迷的青鶴吵醒起來。

“薑鳴?”起身的青鶴第一時間環顧四周,搜尋著薑鳴的身影,然而接下來路人的話讓她徹底陷入了絕望。

“你是說剛纔在水裡跟你一起的男孩子嗎?我親眼看著他被捲入水裡中,跟其他人一樣被吸入那個漩渦去了...”

路人順手指了指湖中心,現在的大半的湖水已經順著這個黑洞般的窟窿沉了下去,已經能看到中心的巨大空洞,黑黑的深不見底。

“真是可惜啊,這麼多人好好的在湖裡劃船,這一下就這麼冇了...”一旁的一個老太麵對著情況,悲天憫人的心情一下上來,開始掩麵哭泣。

“薑鳴...”青鶴此時麵如死灰,呢喃著薑鳴的名字,同時雙目圓睜,似乎想要透過這湖底的石頭,看穿這地底的真相。

說著,青鶴緩緩的站起身來,卻因為脫力,身體不穩,旁邊的醫生趕忙扶住了她的身體,但卻突然突然如遭電擊一般脫手。

“啊!!這小姑孃的身體怎麼冷得像一塊冰??”醫生看向自己剛剛攙扶的手上,已經有些被凍傷的跡象。

“薑鳴...”青鶴緩緩的沿著路邊行走,動作僵硬,神不守舍,宛如行屍走肉一般。

眾人皆以為小姑娘隻是因為悲傷過度,加上受到驚嚇,稍加休息,很快就能恢複過來,於是便由一個醫生負責跟在她的身後,救援人員開始聯絡調集其他救援裝備過來支援。

“元初人上,青鶴大人這是怎麼了”從未見過青鶴如此這般狼狽的樣子,哈裡亞憂心忡忡的問道,“渡劫成功了嗎?”

“劫難並非止於犧牲,青鶴這是悲傷過度,失去了內心裡最依賴的人,所以失了魂,隻不過我感受到她的內心現在火熱異常,不知接下來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剛纔那個人說青鶴大人全身如冰,我也能感受到其實青鶴把身體的熱量都集中到了心裡,這難道就是???”

“靜觀其變吧。”

我看向了湖中心的窟窿,此時水流已經幾乎完全見底,水底還零星的有幾條魚兒在水塘中擺尾,其他的應該都被這漩渦吸了進去。

一聲歎息之後,我跟上了青鶴踽踽獨行的腳步。

青鶴找了一個風雨走廊,在一個石凳上坐了下來,一旁的醫生關切的詢問著她哪裡不舒服,換來的卻是一陣沉默。

良久之後,醫生接了一個電話,隨後撂下一句客套話,便急急忙忙的抽身走開了。

青鶴側眼看了一眼乾涸的湖泊,取下了身上的雙肩揹包。

此時揹包裡滲入的水隨著拉鍊的打開,嘩啦一聲流了一地,揹包裡的東西也隨之散落了一地。

青鶴麵無表情,彎下腰開始整理著這些東西,筆記本,飾品盒子,髮卡...一一拾起之後,青鶴雙眼注視著手裡的這些東西,身體一動不動。

“小姑娘你還好吧?”路過的一個阿姨投來關切的問候,明顯她也目睹了這場慘劇,心裡對這個小姑娘也是同情不已。

“那個小夥子很勇敢,你要為他好好活下去。”顯然,所有人對於掉入這湖底深坑的人都懷著悲觀的結果,說完阿姨便起身離開了。

青鶴聽見最後這句話,原本麵無表情的臉開始扭曲,失魂落魄的雙眼也開始留下淚來,望著手裡不久前和薑鳴一起嬉戲打鬨間買的這些小玩意兒,雙眼漸漸的變得通紅,留下的淚水也被染成了紅色。

“元初人上,我感覺青鶴大人身體裡的能量在膨脹,是不是要...”

“不,隻要她心裡還沉溺於情愛,情劫就是繞不過了高牆。”我展開了神識,想要洞悉青鶴此時的內心,然而我感受到的卻是青鶴對感情的執著,對命運的唾棄,對薑鳴身死的不甘,已經一股熟悉的、桀驁不馴的氣息。

“果然情劫是最難渡的一關...”見青鶴如此執迷不悟,想要覺醒的一樣卻也是渺茫了。

然而就在我深感無能為力之際,青鶴那邊卻出了新的狀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