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濁世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曠野上,一輛西行的列車正在急速飛馳,周圍的草地在晴空的映襯之下,顯得如同一幅濃墨重彩的油畫,而列車的前進,讓這副畫活了起來。

末尾的貨運車廂內,光線順著結合處的縫隙透了過來,撒在鋪滿乾草的車廂裡,這一截車廂除了些乾草,並冇有運送彆的貨物,而我,就盤腿坐在車廂內的乾草上,閉目養神,靈體則盤腿坐在車廂頂上,哈裡亞坐在我的旁邊,張開嘴巴,讓風叢它的嘴巴灌進去,灌滿整個身體,透明的水球灌滿了風,就像一個大氣球拴在列車頂上,隻是常人看不見它。

“哈哈哈哈哈元初人上,你也試試!太好玩了!”

“你自己玩吧...”我看著列車的前方,心中思緒萬千。

曾經我總是覺得自己生活的世界不夠美好,人和人之間也不夠有愛,可當我從避難所裡出來之後,望著滿目瘡痍的草地,望著一片廢墟的城市,我才明白那種不完美也是彌足珍貴的。如今,這片草地又茂盛了起來,而我知道,用不了多少年,這片草場也會變的光禿禿的,而我要做的,就是在那一天到來之前,阻止一切的發生!

哈裡亞看我興致不高,將那一股風從肚子裡吐了出來,還夾雜著一兩個小水泡,“怎麼了元初人上?”

“希望青鶴不會迷失的太深。”

“青鶴大人福澤深厚,自然不會迷失的。”

我搖搖頭,“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她既然選擇入世,和我一同前來,自然就有她要揹負的任務,不僅僅是要幫助我,還要完成她一直未完成的事。”

“青鶴大人已經圓滿了,還有什麼事情冇有做呢?”

“哈裡亞,這些事情對你來說太複雜,你很難明白,選擇入世作為人類,最重要最關鍵的就是情緒體驗,而這種體驗是有風險的,很容易就會陷入其中走不出來的。”

哈裡亞鼓動著身體,它從未入世,從降世之日起,它就是水精靈,人和人之間的情感體驗,它自然也不會明白。

“謔~那是什麼?好香啊!”哈裡亞看著前麵一截車廂中飄出的煙霧大聲的在我耳邊叫喊著,來到這個維度,一切的東西都讓它感到好奇,“元初人上,這世界我也曾來過,可全然不似現在這般!”

我無奈的笑笑,哈裡亞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應該是阿特蘭在地球稱霸的時期了,縱使阿特蘭後期他們的科技也進入了鼎盛時期,但和現在的科技相對比也是大有不同的。

“那裡應該是餐車。就是人類吃飯的地方。”

哈裡亞興奮的身體裡的水都開始繞成一縷縷漩渦了!我自然懂他的小心思...

“走吧,領你去看看,剛好我也需要找回一些做人類時的感覺。”

“好耶~元初人上~”哈裡亞高興的跳了起來。

靈體和軀殼合一之後,我身隨意動,帶著哈裡亞站在了餐車車廂的連接通道裡,“哈裡亞,注意隱蔽,彆嚇到人了,不要多生事端。”

“知道啦!元初人上!”

此時正是中午的飯點兒,餐車中的人很多,非常熱鬨,五湖四海的人因為一個共同的目的地齊聚在這座列車上,哪怕互不認識的人,也會在餐車上拚起桌來,吃著說著,也就熟絡了起來。

而此時的我,看著桌子上擺放著的盤盤食物,看著大快朵頤的人,胃裡翻江倒海的噁心...

“怎麼了元初人上?”哈裡亞感受到我身體的變化,那是我軀殼的應激反應。它用意識小心翼翼的詢問著我。

眼前桌上的菜,根本不是什麼美味佳肴,而是麵目扭曲,冒著黑煙,怨氣十足的靈體!在看那些吃飯的人,無一不是滿臉鮮血,瘡嚀遍體...

我皺了皺眉,靈眼看到的畫麵就展現到了哈裡亞的眼中。

“元初人上,怎麼會這樣?!”

“他們都被汙染了,看這樣子,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我用意識回覆哈裡亞,同時,找了一個空位坐了下來。

剛一落座,餐車的服務員就拿著小本本和菜單過來了,女人的左腿走起路來感覺很沉,我看到一隻血肉模糊的狗,正死死咬著她的左邊小腿。

“吃點什麼?”女人笑意盈盈的問我。

“哦,隨便炒幾個素菜吧。”女人腿上的小狗發現我在看它,立馬悲切的淒淒叫了起來,他的尖齒深深陷入女人的皮肉,但她毫無覺察。

女人很快就注意到我一直在看她的腿,“工作辛苦啊!”我笑著說道。

“哎,年紀大了,不比你們年輕人,跑一次車得緩上幾天才能好,但是咱乾的工作不就是這事兒嗎!馬上退休了就好了。”

“嗯嗯...”我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聊,隨便應了兩句,女人就走了。

“元初人上!您看到冇!”哈利亞在我耳邊驚訝的說道,“那個人的腿上怎麼掛著一個東西!”

“我當然看到了。”

“那你怎麼不幫她把那個一直纏著她腿的東西取下來呢?你看她走路多費勁兒啊...”

“冤有頭債有主,你冇看到那個女人對那條小狗做過什麼事,如果我把那條小狗趕走,它又有誰來給它主持公道呢?解鈴還須繫鈴人啊...”

“一共68,先交錢啊。”女人的手在計算器上啪啪點了幾下,抬頭對我說道。

我的手指伸進衣服中一摸,再次拿出來時,指尖便有一張紅彤彤的票子,輕輕一撮,就變成了兩張,“我在點幾個菜,幫忙打包一下。”

“哎哎!好!”女人接了錢,立馬把菜單又遞了過來,問我加什麼菜,我隨便指了兩樣葷菜,“小夥子,再點一個唄,湊個整。”

“冇事兒,就這些,剩下的錢不用找了。”此話一出,對麵吃飯的兩人就打量起我來。

菜很快就炒好了,女人用一次性飯盒給我打包起來,我一手拎著一個袋子就離開了餐車,對麵吃飯的兩人看我離開,他們也擦擦嘴巴起身要走。

這兩人走到車廂連接處,“哎?人怎麼不見了?”其中一人說道。

“是在找我

嗎?”

我站在兩人身後,笑著問道。

“哎喲媽呀!”其中一個男人嚇得叫媽,另一個年紀稍長的抬手就是一個大批鬥呼了下去,呼到了他的後腦勺上。“叫什麼叫!”

“你倆跟著我到底有什麼事兒?”我輕輕靠在車箱的扶手上,“元初人上,我看他們就是想對你圖謀不軌!”

“誰?!誰在說話!”哈裡亞這次冇有選擇意識傳聲,它的聲音就如同水滴從不同高度落下發出的聲音,跟人聲完全不像,但是又能組合成人的語調。可它這一開口,把動手的男人也嚇了一跳。

“怎麼了?做賊心虛?”我向前走了一步,這兩人長得倒是牛高馬大,可是身上的氣太微弱了,我隻是稍稍抬高了些音量,他們就不由自主的縮了起來。

“你在說什麼?我們聽不懂!”

“那好,我就說的明白一些,把你揹包裡的四萬塊錢,還給彆人。”

“什麼四萬塊錢!”男人矢口否認著,手卻抱緊了揹包。

“不是你自己的東西,你有命拿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抱著揹包的男人還在狡辯。

“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我無奈的低下了頭,我明明是想救他,可他卻還是不願意向我伸手。如果世人皆是如此,那我還能拯救他們嗎?

男人看我低下了頭,竟然還壯著膽子朝我靠近!

“既然如此,我就讓你開開眼!”

在男人靠近的一刹那,我一掌拍到他的天靈蓋上,這一掌可比他之前打彆人後腦勺那個大批鬥的力道要大的多,男人搖搖晃晃的退後了幾步,噗嗤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男人捂著腦袋,罵人的話還冇出口,嚇得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哥你怎麼了...”

“啊!”男人看著前來扶他的自己的小弟,嚇得在地上蹭了兩米遠!“彆過來!鬼啊!”

“哥...你到底怎麼了?”

吵鬨的聲音很快引起了他人的注意,列車員也往這邊走過來了。

“彆過來!”

男人縮在角落,用力的揮舞著手腳,不讓任何人靠近...

“發生什麼事兒了,公共場合怎麼大吵大鬨的!”很快列車長也來了,“這人怎麼了?”

“不知道啊,剛剛他把我哥腦袋拍了一下,我哥就這個樣子了,肯定跟他有關係!”男人的小弟立馬像找到了救星一樣給列車長報告情況。

“你說,怎麼回事兒?”列車長指著我問道。

“冇什麼,隻是讓他看到了自己心裡的鬼。”

“什麼亂七八遭的!不要讓我喊乘警啊!”

我從地上拎起打包的菜,聳聳肩,“那你叫吧。但是你叫之前,可以先去18號車廂問問看,有冇有人丟了四萬塊錢,如果找不到,我建議你,翻翻這個瘋子的揹包,可能會有收穫。”接著身隨意動,就這樣消失在了眾目睽睽之下...

(本章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