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九十一章——驅逐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天心不知道玄一要做什麼,但從玄一急促的語氣也能分辨出,此事非同小可,重重的點了點頭,“好!”

隻見玄一在樹下盤腿而坐,將袖口抖落了幾下,雙手便隱藏在寬大的袖口中,天心緊張的看著玄一的一舉一動,雖然此時自己已經怕的要死,但既然玄一將‘重任’交於自己身上,那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在看到護林老伯被那可怕的藤蔓一般的動物纏住脖頸之後,天心高高的聳起肩膀,把脖子藏在衣服裡,不給那怪物一丁點襲擊的機會,不知道這樣到底有用冇用,但對自己的心理也算是有個安慰。

“玄一?”天心試探的輕輕呼喚玄一的名字,隻見玄一雙目微微睜著,瞳孔卻已經渙散,好像已經聽不見周圍的動靜了...

背後一陣冷風吹來,吹得天心一個激靈,他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攀上了他的肩膀!!

“玄一啊玄一...”天心渾身戰栗著,卻不敢回頭看,因為他記得奶奶曾經說過,半夜時候感覺後背有人的時候,千萬不能回頭!一旦會了頭,身後的東西就會撲上來!他在嘴裡念著師傅教授的那些心法口訣,身後的東西卻越來越猖獗,開始一下下的拍打著他的後背!

天心不敢移動半步,緊咬著牙關擋在玄一的前麵,他擔心隻要自己一走動,那東西就會撲到現在毫無意識的玄一身上!

“我不怕你們!”天心大聲吼著,身後的東西冇有因為他的吼叫而消停,對於天心的崩潰,那些東西更興奮了,好幾下重擊都差點把天心拍倒,但天心畢竟是一個修行人,定力比常人是好的多,全部都生生受了下來...

就在天心快要承受不住的邊緣時,遠處的村落裡傳來了一陣雞鳴,那穿透力極強的嘹亮的聲音吹散了層層黑暗的瘴氣,晨曦的光有力的破散了層層雲翳,給深不見日的山林也帶來了些許白晝的光明,哪怕是這微弱的光,對於也如同救命的甘霖,身後的東西終於不動了...

“呼...”天心長舒一口語氣,看了看玄一,還是一動不動,但現在有了光亮,他的心裡自然也有了底氣,他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回頭看看身後,那隻是一根很平常的樹乾,“哎...終於天亮了...”天心自言自語的說著,那些東西應該是害怕光的,此時也都不見蹤跡了...

“嘿嘿嘿...天心?天心!”

一陣怪笑在天心的耳邊響起,同時還呼喚著天心的名字!

天心心神大亂驚撥出聲!那普普通通的樹乾上的紋路竟然拚湊出了一個骷髏的模樣,黑洞洞的眼窩裡刷的伸出一雙手,就要將天心拉進了樹乾之中!

天心毫無防備,臉被重重的砸到樹乾上麵,頓時眼冒金星頭暈目眩!接著是第二下...第三下...每一次的力量都更重一些,天心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隻能癱軟著身體任由樹乾中的手爪抓著自己的腦袋,一次次的砸著樹乾...

一雙手在天心的身後按住了他繼續錘動樹乾的身體,這股力量和樹乾中的力量僵持著,這樣的僵持隻停留了五秒不到,很快天心就脫離了樹乾的桎梏,那雙手捏成拳,砰砰兩拳就砸進了樹乾之中,令人驚訝的是在錘擊的時候發出的聲音並不是沉悶的聲響,而像是敲鑼一般金屬的聲音,同時還摻雜著一聲慘叫。

“給你們七日時間離開這裡,七日之後,我就不會這麼客氣了。”

是玄一!

樹乾抖動了兩下,那樣一顆粗壯的樹就如同電視螢幕閃動時那樣,兩下就消失不見了,原來大樹的位置什麼都冇有隻有一些雜草,彷彿那棵大樹從未出現在那裡過,和大樹同時消失的,還有那些纏繞著昏迷工作隊的藤蔓,也全都消失不見了,那些人就整整齊齊的躺在地上,身體也能動彈了...

天心揉揉眼睛,他的眼睛已經腫的眯成一條縫兒了,手一碰到,就疼的倒吸一口氣哇哇直叫,“這是怎麼回事?”天心一開口,涎水就順著嘴角流了下來,他說話的聲音就像嘴裡含了兩塊石頭一樣含混不清。

“你看到的都是投影不是實像。嘖嘖,他們下手也夠狠的了...”玄一看著天心腫成豬頭的腦袋說道。

“你還說呢!嗚哇嗚哇...”天心一激動,口水流了一大串,說的什麼也完全讓人聽不懂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玄一擺擺手,“他們應該快到了,我去接一下,你要一起跟著來嗎?”

不清,翻了個白眼跟著玄一往下山的路走去,白天看著這些樹林完全冇有什麼異常,誰能知道這片山上的樹林到了晚上就鬼影幢幢,搞不好還會出現一兩棵完全不存在的樹將人困在其中!

“你看,他們在那裡!”天心看到了一行人在公路儘頭的地方站著,不僅有工作隊的人,還有穿著民族服飾的村民,舉著火把站在路邊,他趕緊像那邊招手,嗚嗚的叫著。

“彆喊了,咱們走過去就是了。”

“哦...”天心放下了揮動的手臂,跟在玄一身後。

當他們從草叢中出來的時候,嚇了路邊的人一跳,村民的火把幾乎都要打到玄一和天心的臉上了,要不是那個女人眼疾手快給按了下來,恐怕天心又要添新傷了...

“小道長!彆動!是小道長!”女人叫喊著,村民們這才半信半疑的放下了手中的火把。

“我們以為是...”一個村民緊緊盯著玄一和天心二人說著,說到一半,卻被;另一個村民打斷了。

“我們以為是蛇呢。”

玄一看著兩人之間細微的小表情,微微一笑,並不糾結。

天心不樂意了,自己昨晚上差點把小命都搭上了,出來不說整個慶功宴啥的,連句安慰鼓勵的話還冇聽見,就差點又捱上一棍子,再說那兩個村民,那個火把的高度明明就是看到草叢中出來的是人纔打下來的,纔不是他們說的什麼以為是蛇,山區附近的村民們肯定還知道其他什麼訊息,又或者說,他們曾經看到過什麼特彆的,類人的東西,所以哪怕看到草叢中出來的是人影,也還是毫不猶豫的砸下火把。

“我們已經找到了那幾個失蹤的人,快來幾個人一起把他們抬下去吧。”

“快!快!”女人招呼著後麵的人,果然有幾個穿著製服的人已經備好了擔架,跟著天心往山林裡走。

“你們也來幫忙吧!”女人招呼著村民。

“不去。”村民用蹩腳的漢語回答著,“你給的錢,就到這裡。”他說話的時候,眼睛卻一直死死地盯著玄一。

“那我就再給你們加點錢,現在人手不夠,你們來幫個忙吧!”女人掏出錢包,拿出幾張紅彤彤的票子往村民的手裡塞著。

“裡麵有魔鬼,我們不去。”村民擋住了女人得手,一步三回頭的下了山。後來天心再次因為機緣巧合又去到那一片山區時,竟然又碰到了那幾個村民,那時候,因為旅遊業的發展,那一片村民的普通話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他問村民當時為什麼不願意跟著他們一起進山,村民告訴天心的原話是——

“那個跟你一起的人,身上有東西。”

至於有什麼東西,天心再三追問,也冇問出個所以然來。而當地的村民直到很多年後,哪怕山區的恐怖傳說已經被破解,工作隊把電線都架到了山頂,村民的習俗卻依然冇有改變,他們不願意靠近這片山區,怕打擾山靈的安寧,每年還會再固定的日子,派一個精壯的小夥,蒙著眼走上山去,將村民們每家每戶收集到的貢品,加上集資買的一些金銀,上山挖個洞埋起來。

“那些東西已經走了,你們不必在這樣了。”到,他親眼看著玄一將他們的頭領打的如同一灘爛泥,讓他們簽下了協定,然後將他們的逃生艙驅逐到協議規定的彆處地區了。

可村民不知道,他們祖輩世世代代流傳著那樣的規矩,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規矩,而是村子的一種信仰一種凝聚力。

擔架把傷員全部抬了下去,那些人隻是有一些脫水,有一個嚴重的說是失溫,但治療了一陣也都好了,他們忘記了在山林中發生的事情,都說自己是在山林裡迷路了,走到精疲力竭才暈了過去,誰也解釋不清,他們的車是怎麼開到山林裡的,他們迷了路又是怎麼樣都走到一起的,或許不知道那些恐怖的事情,會讓他們過的更加輕鬆,剝奪他們看清真相的能力,也不失為一種保護。

“玄一,咱們現在回道觀嗎?”

“不回去了,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他們到底是誰啊?”

玄一苦澀的一笑,“我希望你永遠不會知道,當你知道的那一明這個世界我已經無力保護了...”

“那我們現在去哪?”

玄一思索片刻,堅定的說到,“必須馬上修建避難所!修建可以阻擋他們侵襲的避難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