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八十四章——最後的抉擇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元初人上!你看!”青鶴看著遠處天邊飛來的黑壓壓的一片海鳥,和海鳥背上那些雙目通紅的奇異動物,“這是怎麼回事!那兩個阿特蘭人也是這樣雙眼通紅!”

一個個海鳥奮力撲扇著翅膀,而海鳥背上的動物一個個卻一動不動,雙眼通紅而呆滯的望著正前方,一個個眼珠彷彿鋪蓋成了一大片的紅外線光點,在雲層裡明滅著。

“這個,你怕是要問薑黎了。”

“薑黎?”青鶴聽到這兩個字十分茫然,“薑黎是...啊!”隨後她恍然大悟,我口中的薑黎,就是蚩尤!

曆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千年以前便是如此,逐鹿之戰敗後,薑黎被砍下了頭顱,不僅如此,他的身體也被封印在各個角落,由祭祀看守,就連他的姓名也都被抹去...哪怕曾經有人將他的名字深深的刻在了岩石之上,這千百年來,那些痕跡都已經蕩然無存...人們忘了薑黎,隻記得蚩尤,而蚩尤二字,其實就是對薑黎最大的侮辱!

溫娜曾經就說過,人死之後,一魂歸天,一魂入輪迴,一魂入祠堂,後人的祭拜會滋養魂魄,但蚩尤的子孫,祭拜時卻連祖宗的真名也無從知曉,唯有蚩尤二字寫在史書之中,在後世流傳了下來...

“薑黎,這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又是你耍的花招?”青鶴厲聲問道。名字對她而言,隻不過就是一個代號,不管他叫薑黎也好,蚩尤也罷,青鶴對他的態度好像都冇有改觀,在青鶴和薑黎二人的視線交錯中,我看到了他們此後的命運也會緊緊糾纏在一起,一旦有了牽連,不論是會開出善緣還是惡緣,在交彙的刹那,種子就已經種下。

“哼!元初人在這裡,我勸你最好把你的這副嘴臉收一收,這些動物這副模樣與我有何乾係?我一直在這沙灘上,一直在元初人身邊,哪裡都冇有去過!”

“元初人上!”青鶴被薑黎的話惱了,轉而又看向我。

“薑黎,他們來,確實是因為你,你可還記得,你的那麵旗?”

“元初人上,你說的...是我的戰旗?!”

我點點頭,“確實如此,他們是受你戰旗的感召纔會這副樣子的。”

“可是...元初人上,我的戰旗我已經千年都未曾見過了!怎麼...就算是還存在,也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啊!”

“他們既然受你感召,與你也算頗有淵源,如今,我就讓他們與你一同回到那個維度的世界中去,讓他們助你成就一番事業吧!”

“謝元初人上哀慈!”薑黎聽了我的話,俯身再次行了一個大禮。

海鳥群覆蓋了整個沙灘,將沙灘上那些還活著的野豬人也都銜到了海麵上的半空中,看來時機已到...

我閉上雙眼,浮在海麵之上,開始準備通道傳送的最後一步,“哈裡亞!破!”

我將右手翻掌覆下,海麵瞬間就有一個掌印深深陷了下去!接著,掌印越陷越深,隨即將海水都逼至兩旁,如同萬丈的峭壁一般,掌印持續向下,在海水中逼出了一條通道,掌力去到的地方,海水全部消失了,那些從未見過太陽的晶石珊瑚,都在陽光下散發著奪目的光輝。

隨著掌力的不斷深入,阿特蘭神廟的那些殘垣斷壁也漸漸可見,躲在神廟偏殿裡的那些阿特蘭人,應該是透過縫隙看到了久違的光,一個個都扒在縫隙中向外窺探,陽光和以太晶石發出的光芒是截然不同的,陽光帶著熱度,而以太晶石卻冇有。

我將掌力一直逼到海底的漩渦處,陽光也終於照射到了這裡,漩渦周圍的四座雕像,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顯得更加的宏偉壯觀,但和這不可限量的漩渦相比,他們還是遜色得多。陽光順著漩渦的方向,好像也有了形狀,在不斷的流動著。

“薑黎,去吧。”

我收回了手,回頭看著為漩渦所震撼的眾人。

薑黎不自覺的扇動著身後的翅膀,試探性的在這條無水的海底通道裡走了兩步,他身後的宗先和倍列也小心翼翼的跟著,在後麵,是那些野豬人,直到薑黎走到漩渦邊上,他身後的這條海底通道,已經擠滿了準備去到那一個維度的生靈,有那些動物,有海鳥,還有那兩個青鶴冇有追上的阿特蘭人...

“元初人上,接下來我要怎麼做?”

“跳進漩渦,那就是另一個維度的通道。”

薑黎點點頭,可臉上的表情卻是十分的複雜,腳步在漩渦邊挪了又挪,卻一直冇有跳進去。

“你在害怕什麼呢?”我問他。

“我...我不知道...元初人上,我就是...害怕...”

看到薑黎的這副樣子,我的眼前浮現出了第一次見他時候,他的樣子,那時候我是一個冇有覺醒的元初人,而他彷彿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做任何事情都是一副胸有成竹拿捏自然的樣子。可是,真正做到心無所懼,那是多麼的難...

“你害怕的是,到了那一維度,自己卻冇有了曾經的勇氣和能力。”

薑黎低下了頭,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頹然的說到,“唉...是的...”

“大哥!”薑黎身後的宗先等人將他團團圍住,“這不是我們兄弟盼望了上千年的事情嗎...你這又是為何...唉!”

“薑黎的恐懼可以理解,你們可知這通道之後的路,確實艱險無比,你們也許經曆了這個通道,就忘記了前塵往事,忘記了自己要去做什麼,忘記了自己是誰,庸庸碌碌的度過一生,直到肉身衰歇,靈體再度自由的時候,才能幡然醒悟。”

“啊?!”宗先和倍列都是大驚,就連在薑黎身邊一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的殘剛,聽了我的話都是臉色一變。

“那我們穿過了這個通道什麼都忘了,那回到那個維度還有意義嗎?”

“就是啊...”

“大哥...真的是這樣嗎?”

“為什麼啊,我們怎麼會忘記自己是誰呢?元初人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薑黎的幾個兄弟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擠作一團,海底通道裡的其他生靈不明所以,也跟著他們一起躁動,浮亂的心氣波及到四周的海水,也跟著開始波濤洶湧起來。

“這不是我決定的,穿越通道之後能不能再記起從前的事情,能不能還找回從前的力量,這都不在我,而是你們自己決定的,你們的心決定的。到底要不要去,也是你們決定的。”

幾人又開始悉悉索索的討論起來,薑黎一言不發,而他們都在等著薑黎做最後的一次選擇。

“走!”

薑黎喊出這一個字,便縱身一躍,跳進了這深不可測的漩渦之中!

宗先等人還在爭論,回頭一看,大哥已經跳進了漩渦,於是幾人也相互打著氣跳了進去,接著通道裡的生靈就排著隊,一個個如同下餃子一樣,接二連三的跳進了漩渦之中。

直到海洋通道內所有的生靈,都挨個兒跳進了漩渦之後,海水開始慢慢的癒合,通道也開始收縮,陽光一點點一寸寸的抽離了這條海底通道,深海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

那些躲在偏殿的阿特蘭人再也忍耐不住,悄悄的將石門推開了一條縫兒向外看著,而我,就在門口等著他們出來。

“元...元初人?你竟然還活著?”率先說話的是一個金髮的人魚族少年,俊俏的容貌和美麗的魚尾,彰顯著他身份的不凡,所以,他的語氣也帶著幾分傲慢。可現在,不管是傲慢也好,奉承也罷,這些情緒都再也無法影響到我了。

“是的。”我淡淡的說道。

“那個大海怪呢?”他再次開口,身後的石門開的更大了一些,裡麵有許許多多的眼睛望著我,各色的眼珠,不同的族類,這些關上石門躲避災難的阿特蘭人,在他們這一王國都是屬於上層階級了,他們收集了一些小型的以太晶石,打造了這個偏殿,就是為了在危險來臨之時,保住阿特蘭的優異血脈,這和那一維度的避難所,冇有任何的不同,生物究其根本,就是為了延續罷了。

“海怪已經處理了,你們可以放心的出來了。”

“真的嗎?!”門裡的阿特蘭人開心的歡呼起來,但門外的少年死死的卡在門口,“安靜點,我們怎麼知道是真是假!萬一他是騙我們出去的呢!那豈不是把我們阿特蘭血脈一網打儘了!”

真是個大聰明...

“信不信由你們,我隻是告訴你們一聲罷了,你們抓緊修繕阿特蘭的神廟吧。”說完,我便不再理會身後那些阿特蘭人的爭論。他們有他們的因果,不相信我所說的話,執意待在那個小小的偏殿中度日,也許也是他們的宿命...我救不了那些不願意被拯救的人。

“元初人上!”我再次回到沙灘,遠處山丘的五座山神向我傳聲行禮。

“你們儘職儘責了千年,如今可以得以喘息了。”我話音落下,五座山神背上揹負的不同岩石都盛開了不同顏色的花朵,這些花朵開的燦爛,我輕輕一吹,花瓣就漫天的散了開了,山神背上那些沉重的岩石,也隨著花瓣的紛飛消失不見了...

“去奔跑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