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八十一章——血祭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戰神,以我之拙見,要消除山神的憤怒,當以這元初人血祭。”旁邊一個野豬人站出來說道。

“大哥,我覺得這方法可行,這小子現在已經冇有了利用價值,倒不妨一試。”宗先也讚同這個方法。

“好!就由你們來負責血祭儀式,如若不成....哼!”蚩尤一把將我扔到野豬人麵前,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隻感覺身體似乎要裂開一般,似乎剛纔包好的傷口又崩裂開來。

四個野豬人順勢抬起我的四肢走到一旁,拿出了一個奇怪的容器,用小刀割開了我的手腕,鮮血歡快的流出,不多一會兒裝滿了容器。

“夠了夠了,你想放乾他的血啊?還要留他一條命活祭呢。”旁邊一個野豬人埋怨道。

“宗先大人,煩請您高抬貴手,幫個忙。”一個負責血祭的野豬人諂媚的走向一旁有些狼狽的宗先。

“何...何事?”宗先似乎驚魂未定,還未從剛纔的影響中恢複過來。

“還望宗先大人援手,按照規矩,活祭需將祭品豎於高處,這附近冇有合適的地兒,所以還請宗先大人施展您的能力,將這元初人高掛起來。”雖然麵對的是戰敗後的宗先,野豬人仍然不失恭敬。

失血過多的我除了眼睛還能模模糊糊看見一點東西,耳朵還能聽見點聲音之外,身體早就冇了知覺,愛掛哪掛哪吧...

一旁的野豬人不知從哪掏出一麪灰色的旗幟,在地上擺開了,然後以鮮血為墨,在旗麵上勾勒出一個奇怪的圖案,定睛一看之下,竟於另一邊正在原地躁動的山神有幾分相似。

另外幾個野豬人用周圍的石塊堆積起一個簡陋的台子,除了那個盛血的容器之外,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想來應該是野豬人平時祭祀時候的法器。

“這是用來祭祀我們的先祖,野豬神的儀式,將活祭品掛起,以鮮血為媒在獸旗上畫出野豬神圖騰,加上我們的祭祀法器和三個祭祀,便可以和野豬神進行通靈祈福。”野豬人詳細的向宗先解釋著他們在做的事情。

“此次祭祀事關重大,要靠血祭元初人平息山神的怒火,如若不然,你們統統會死於山神的腳下!!”宗先現在隻關心野豬人的祭祀有冇有奏效,對過程並不感興趣。

“為什麼我們的船到現在還未回來?”靜下來的殘剛發現了他們很久以前就應該發現的事情。

“哼!這個元初人騙了我七天時間,將島上的這些活物都帶走了,明顯就是和最後一船上的青鶴謀劃好了,隻怕現在這船已經早就被青鶴控製了...”蚩尤現在的語氣聽起來冷靜異常,似乎麵前的情況對他來說並不棘手,“隻是,青鶴一向以元初人馬首是瞻,到頭來卻還是貪生逃走了,實在是可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戰神,山神那邊有點不對勁!”幾個負責盯著山神的野豬人急急忙忙的報告。

我也感覺得到地麵震動的頻率比剛纔更加劇烈了。

“不好,山神好像朝這邊過來了!!你們馬上開始儀式!!”蚩尤怒吼道。

野豬人們忙忙碌碌,三個穿著灰袍的野豬人站到了剛纔搭的台子旁邊,與周圍披甲持矛的野豬人格格不入,應該就是野豬人祭祀吧。

“該你上場了。”耳邊傳來竹節插進沙灘裡的沙沙聲,是宗先。

冰冷的竹節在宗先的控製下爬上了我的後背,隨即如毒蛇般在我身上蔓延,四肢被彎曲的竹節鎖住,身體也被粽子似的捆在一根大竹節上。

“準備開始儀式!”

隨著蚩尤一聲令下,束縛著我的竹節在宗先的操控下越長越高,跟我的一起的還有旁邊那麵由我的鮮血繪成圖騰的獸旗,我看著眼前嚴陣以待的眾多野豬人和旁邊的蚩尤兄弟,看著台上盛放的鮮血,慢慢的越升越高,我看見遠處正在往海灘這邊踱步的五座山神,以及他們站起身時地上留下的五個巨大溝壑。

終於在升到快由山神那麼高時,竹節停止了生長,高處的陽光暖暖的灑在我身上,而身旁的獸旗在海風的吹拂下獵獵作響,旗幟啪啪的打在我臉上。

這真是個不痛快的死法...

我看不到下麵的野豬人們是怎麼施法怎麼唸咒的,但是在他們一聲怪嘯之後,我身邊這麵獸旗竟然發生了變化。

由我的血液繪成的鮮血圖案頃刻間突然全部亮了起來,鮮血好像是得到了生命,在圖案之間開始流轉起來。而旁邊的我全身僅剩的血液也好似被這圖案吸引,想要衝出身體奔向這個流動的圖騰。

幾個山神也被他們前方這麵獸旗吸引了,竟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難道血祭元初人還真的有效果

但是事情進展卻冇有他們預料到的那麼順利,旗幟上的流轉的血液速度突然慢了下來,甚至有乾涸的跡象,而山神們也開始躁動起來,躍躍欲試般就要踏平海灘上的這些人。

累了,都毀滅吧...

然而就在我以為山神們要衝鋒的時候,束縛著我的竹節如利刃般劃破的我手臂,鮮血立時飛灑而出,令我驚訝的是這些血滴竟然全都被鮮血圖騰吸了過去。

得到了新鮮血液的滋養,圖騰上的血液流轉速度又恢複了正常,甚至在我不斷滲出的鮮血補充下,流轉速度快了一倍。

頭暈,雙眼不由自主的閉上,意識也開始模糊...

我要死了嗎?

“西元!西元!”

這是...我夢寐以求的聲音,小白毛!

我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個破敗的山洞,一塊稍顯平整的一塊石板上躺著一個人正呼呼大睡,我定睛一看,這不是我自己嗎?!

這是在蚩尤的山洞裡,那我是誰呢?

“戰神大人,請您施救吧,元初人上想必對您大有幫助。”從我現在的身體裡發出急切的聲音,但是這聲音分明是小白毛。

我明白了,或許這就是人常說的,在臨死之前會見到的畫麵吧。

我此時能感受到小白毛充滿了溫情的眼神和內心的柔軟,以及內心的希望和決心,“西元,我愛你。”

看著在石板上呼呼大睡的自己,我心中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

“你們好好告彆吧。”蚩尤留下一句話便出去了。

小白毛聽此話頓時留下了兩行熱淚,想要依偎在我身上,又怕把我吵醒,隻能握著我是手輕聲的訴說。

“西元,你要替我好好的活下去,連同我的這份生命,跟你在一起這段時間是我最幸福的時候,也許你以後會漸漸忘了我,會遇到一個比我更愛你的人,但我不會後悔為你這麼做。奶奶說元初人是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的人,你要記住要給這個世界帶來生機....我愛你...”

說道後麵小白毛也哽嚥了,我也忍不住熱淚盈眶,淚水肆意在臉上流淌,我想大聲對她說我不會忘記她,我永遠都記得她,我永遠都愛著她,可是此時她聽不見我說話,“我”隻是靜靜的躺在那裡,像一個深淵一般,等著吞噬她的生命。

“準備好了嗎?我想你們該說的以及說完了吧。”蚩尤端著一盆草藥走了進來,冷冷的說道。

“戰神大人,請您開始吧。”小白毛笑著說道。

“為確保成換血功,你先服下此藥。”蚩尤將草藥遞給了小白毛,隨後又掏出一隻紫色的花,在躺著的“我”口鼻上晃了兩下,“此花可致人昏睡不起。”

小白毛也明白意思,將口中草藥嚼碎吞入附中,心裡默默地唸叨著,“我的愛人一定要平安無恙。”

蚩尤的手指在小白毛的身體劃了兩道傷口,暗紅色的血液便流淌出來,蚩尤將手上血祭伸入口中,口中不禁讚歎,“果然是純淨的血液,也隻有這樣的血液才能夠給元初人換血。”

隨即又在“我”的兩個手肘處一劃,詭異的黑色血液頓時流出,蚩尤也不禁皺眉。

“西元,我一定要救你。”

蚩尤此時開始施展換血之術,小寶毛一個傷口的血液開始凝聚成一道血流,緩緩的從我手肘的傷口灌入體內,而黑色的血液也彙聚成流,從另一個傷口處進入到小白毛體內。

隨著黑血進入身體,我能感受到從小白毛的傷口到全身傳來的巨大痛楚,這比我中蠱毒之後的痛苦何止強烈千倍萬倍,我無法想象小白毛是憑藉什麼支撐下來的,但是我仍能聽見她內心裡的聲音,”西元,我絕不會放棄,隻要能救回你,再大的痛苦我也願意承擔!!“

我絕望的看著這發生的一切,早已經淚如雨下,內心裡無數個聲音在嘶吼,但是卻冇有一個聲音到嘴邊。

接下來便是如同蚩尤所說,小白毛身體在毒血的影響下,銷骨蝕魂,而她的每一分痛楚,每一分希望,每一分決心,心裡的每一句話,以及她臨彆時的愛,都深深刻在我心裡。

隨著小白毛意識的消散,我也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似無所依附,但腦海中還迴盪著小白毛說過的話。

你要好好活下去...

我絕不後悔...

元初人擁有改變這個世界的力量...

力量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