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四十五章——奇怪的屋子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我心裡有一種預感,在我進入阿特蘭後,發生的所有事情好像都在推動著我,甚至好像是在指引我,促成我進入這個漩渦,這漩渦深處到底藏著什麼秘密,這個秘密也許可以解答一直以來我心裡的許多疑惑...

“為什麼隻有你行?”青鶴問我。

“你知道我是怎麼到這個維度來的嗎?”

“元初人上穿越維度那不是很稀疏平常的事情嗎?”

我搖搖頭,“我的能量到現在都冇有覺醒,比你們想象中的要差很多,我進入這個維度,完全是因為另一個元初人...也就是我的母親,她用自己的能量把我從那個維度中的一個蟲洞傳送而來的。”

“那你的母親呢?就是另一位元初人上,如今在何處?”大祭司問到。

我想起逆光中,溫娜的笑容還有她柔軟的髮絲,還有她最後的笑容和那一滴冰涼的淚,全都消散於天際漫天遍野的如同蒲公英的種子...

“她...消失了...因為開啟蟲洞,耗費了她本就所剩無幾的最後能量...”最後分彆的畫麵如在眼前,我的鼻子又是一陣酸楚...

我不願意用‘死亡’這樣的字眼去敘述溫娜最後的結局,她竟然能穿越時空,也許隻是去到了其他維度,她是元初人,她不會死...

“那一個維度裡發生了什麼事?”青鶴也終於對我起了好奇心,隻是現在絕對不是一個解答她好奇心的好時機。

“那一個維度的我,準確的說是我的軀殼,已經完全損壞了,如果不是溫娜開啟了傳送的蟲洞,把我的軀殼和靈體都帶到這一維度,讓這裡的靈氣修補結合她他們,不多久,我的軀殼就會腐爛,靈體也會消失,我將不複存在。”

“那你更不能去!”

“我的靈體,要比我的軀殼強壯的多,可以免疫大部分的傷害,而且,如果真的遇到危險,隻要你們保護好我的軀殼,危險的時候,靈體會受到軀殼感召回到身體裡的。就像這樣。”我在眾人麵前,將靈體和軀殼分離,“看我,”我控製靈體輕鬆的穿過了旁邊人魚祭祀的身體,“靈體不會受傷的。”

“謔!”人魚祭祀都嚇了一跳,差點掉到石像下麵去。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在推動著我進入漩渦,所以,我必須進去看看。你守好我的軀殼,我不會有事的,放心。”

說完,我控製軀殼盤腿坐下,把自己的靈體注入了小火箭頭創造的黑色小盒子裡。這還是我的靈體第一次嘗試使用其他的容器,我努力吸氣,就像是要去試一隻看著就很不合腳的小鞋子一樣,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從腳開始,把整個靈體放了進去,“這個儀器看到了什麼,都會在小火箭頭的腦袋上顯示出來的。”

小火箭頭一臉的堅定,在我的軀殼邊也蜷縮了起來,把腦袋放的板正,準備開始投放影像。

我用意識操縱著這個黑色的如同老鼠形狀的盒子,躍入了巨大的漩渦之中,看到那些四處翻飛的巨大浪花泡沫,我習慣性的屏住了呼吸害怕被嗆住,但現在的我壓根兒不會嗆水,都是我的心理作用在作怪罷了,我在漩渦被水花拍的四川亂飛是暈頭轉向的,好不容易控製住平衡,找到了方向,我看看周圍的海水裡,全是那些巨大的滄龍一般的硬甲魚類,他們的大小有不同,外形也有不同,但相同的是體型都很巨大,並且,都有著堅硬的如同岩石一般的皮膚,在漩渦中,用自己的身體和這巨大的吸力做著拚搏,和洶湧的浪花跳著一曲激進的舞蹈。

開始時,我也試著保持著自己的頻率,在這漩渦中找著自己的方向,但漸漸的就感覺到疲憊,我乾脆放鬆下來,任由著漩渦中的水流,將我帶入深處。周圍是不斷在漩渦中打轉擺動身體的生物,一個個都體型巨大外貌凶狠,還好我隻是一個小小的黑盒子,既不顯眼,也不好吃...

我能感受到凶猛的波浪震顫著脆弱的小黑盒子,越靠近漩渦深處,周圍的暗流越是洶湧,如同有幾百條鞭子在抽打著小黑盒子,而在黑盒子裡我的靈體,就像在坐過山車,隨著波浪起伏時而飛至雲端,時而重重的砸進浪花中,強烈的眩暈夾雜著一種即將得以解脫的快感,在一次次的拍打中,我覺得靈體外束縛著我的小黑盒子就要散架,飄搖中,我的心突然就恢複了平靜...我看著頭頂上方,猶如隔著一塊靜音玻璃,在海洋館的海底隧道中穿梭...

突然,身下一空,我竟然落在了一塊平地上!

我用腳跺了跺!真的是實打實的地麵,小黑盒子早就不見了,我的大腳穩穩的踩在地上呢!這...我這不會是被漩渦中的巨浪給拍暈了吧?這四週一片白茫茫的,雖然明亮但是冇有光源,地板十分光滑,牆麵也十分光滑,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我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會痛,這不是做夢...

剛剛我還在海底隧道裡,這會兒...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我努力梳理著,想找出自己是怎麼進入這個地方的,我用鼻子深深地吸氣,冇有海水,我摸摸自己的頭髮絲兒,還濕噠噠的正在往下滴水...這太神奇了,我印象裡冇有經過任何的壓力轉化裝置,任何的密閉通道,甚至在這裡連一個門一扇窗都找不到,好像就是從天花板上自己掉下來的一樣...

“孩子,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我抬起頭,發現自己怎麼跪在地上,頭頂是一個穿著一身白袍的老者,他的眉眼都彎彎的,和善的對我笑著,輕輕的摩挲著我的頭...

這感覺讓我熟悉又陌生...頓時心中累積的那些委屈和痛苦幾乎都要噴湧而出...溫娜消失的悲傷...小白毛離去的痛苦...蚩尤一次次殘忍的試煉...無儘的孤獨...對於未來的茫然和恐懼,這些情緒一直都積澱在我的內心深處,在老人摩挲著我頭頂的時候,那道閘門一下被打開了,我脆弱的情緒一觸即發,在這一時刻,全部宣泄而出...

老人輕輕摸著我的頭,什麼都冇說,就是靜靜的等著...等我的情緒平複下來...

“您一定是神仙!對嗎!”

老人笑著看著我搖搖頭。

“您能告訴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為什麼這些事情都在我身上發生呢...這種煎熬什麼時候會結束呢?”

我抬頭看著老者,他的身後有一圈金色的光芒,我逆著光,看不清他的臉,隻能感覺到在這一刻,他是我心靈唯一的依托。

老人將我扶了起來,一揮手,周圍白色的牆麵變成了一幅幅會動的畫麵,就像拍電影時候的監控器一樣,隻不過主角都是我熟悉的人,我看見蚩尤,他手持刀斧,在戰場上英勇馳騁,儘管他的模樣並非半人半獸,也不是老者,但我知道那就是他。我看見青鶴在天空中盤旋,最後落在了一個男子的肩頭,雖然她的形象並非金翅巨鳥,就是一直普通的翠綠色羽毛的小鳥,但我也知道,那就是青鶴。我看到一個女子身著紅袍,手持長劍,立在瓢潑大雨中,雨水沖刷著她臉上的血跡,一身紅袍的顏色也漸漸淡去...她是誰?我想了一會兒纔想起這個人...她是夕霧...

一幅幅畫麵一張張臉佈滿了整麵牆,充斥著我的眼睛,這是什麼...我感覺我要接近那個答案了...我的手忍不住的顫抖...

“孩子啊,你以為你看到的事情就是完整的,但並非如此啊,你看到的從來都是一個或者幾個片段而已,一件事情的發生,總要有起因,你想收穫一朵花,就必須先種下種子。所有的事情看似千頭萬緒雜亂無章,甚至有些事情在你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不過是因為,你看不到先前播下的種子。”

“你看到的花,也許是幾天前種下的種子,也許是千百萬年前種下的,也許它開不了花,但不開花,也是一種結果,不是嗎?我的孩子。今日我們的相見,也是過去不經意間種下的因,所有的事情都是環環相扣的,當車輪一旦轉起來,是無法阻擋的。”老人笑意盈盈,說著簡單的道理,我好像...有點明白但冇有全部明白...

“你該回去了,我的孩子。”

“可是...我還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我一直想知道!求求您告訴我!”

老人還是笑著,隻不過他的臉在我眼裡已經開始模糊了,我知道要冇有時間了!

“我究竟是不是元初人?!”

“你是誰,冇有人會比你自己更清楚,不是嗎?”老人說著,在白色的房間內越走越遠...

“對了,那裡的牆破了一個洞,你走的時候可以幫忙補上嗎?”說完,老人就不見了,在這無門無窗的房間裡越走越遠了...

我看著老人指的地方,果然出現了堵白色的牆,跟我齊肩高,不過破損了一個角,我拿著旁邊地上一灘像白色橡皮泥的東西,捏成牆角的形狀,安了上去,安得時候,透過牆腳的破洞,我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亮閃閃的,我湊近看去,是一麵鏡子,反射出的,是我的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