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四十四章——Only me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這是...怎麼回事?”我問旁邊的人魚祭祀。

“值守的祭祀說,自我們離開神廟的時間內,這裡冇有任何異常,回到神廟才發現,屏障不見了,屏障護衛也全部死了!”

衣服裡的小火箭頭聽到這個訊息,身體緊緊的縮在我的懷裡。

“怎麼死的?”

光祭祀搖搖頭,“不知道,冇有一點兒動靜。”

我心裡咯噔一聲,這肯定跟禁地那裡的巨大漩渦有關係!“快走!”

我們一路走近神廟,每一層平台上的看守都比平時要嚴謹的多,在平台上來回踱步,四處警戒著。

進入神廟內,人魚祭祀們已經卸下了身上繁重華麗的節日裝飾,都手持武器,頭帶麵具,身上鱗片的顏色也改變了,之前帶著珠光的鱗片,此時都像鍍上了一層金屬的光澤,我看到身邊那個領路的祭祀換著裝備,才知道,他們鱗片的改變是阿特蘭特殊的一種戰甲,戰甲包裹的鱗片可以自由活動十分貼合和方便,但是比自己原生的鱗片要堅硬百倍,一般的攻擊都無法造成傷害。

“怎麼?祭祀也要上陣?”

“每一個祭祀不僅能夠祝禱得到以太晶石的能量加持,還是我們阿特蘭優秀的戰士!讓祭祀們一起跟著去看看吧!”

青鶴比我要心急的多,雙手拿著軟肢家族的發明,遊在最前麵,她在這神廟的幽深長廊裡穿梭,看起來,倒比這些住在神廟中的祭祀更輕車熟路。

在長廊的儘頭,立著一個石像,上麵雕刻著一條手拿叉戟的人魚,怒目圓睜,看上去十分凶猛,身上的鰭全都立成尖刺狀,栩栩如生,彷彿下一秒,就會拿著叉戟攻擊過來。身後的祭祀們看到石像,遊動的速度就慢了下來。

“快要到禁地了...”那些祭祀看著石像,臉上都出現了惶恐的神色。

“情況緊急,有罪莫怪!”大祭司對著石像深深的行了一個大禮,一揮袖口,毅然決然的遊過了石像,算是給祭祀們開了個頭,可這千百年來的禁忌深深壓在人魚祭祀們的頭上,讓他們的尾巴不敢挪動半分。

“你們也看到了,屏障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那些衛士也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如果我們不去搞清楚原因,下次死去的可能就是我們自己!下次消失的可能就是我們阿特蘭!”大祭司沉痛著說道。

這番話讓一些祭祀猶豫的踏入了禁地,但還有一些祭祀在原地躊躇不前。

“聽!有什麼聲音!”青鶴豎起了耳朵,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在這無儘的深海中,能有什麼聲音?青鶴不會聽錯了吧?

所有人都不動,安靜了下來,很快我也聽到了那種聲音...像是浪花擊打礁石的聲音,又像樹葉抖動沙沙作響的聲音,可這些聲音,都不會也不應該出現在這深海啊?!事出有異必有妖!長廊內一陣水流湧動過來,我感覺到水流的力量穿過了我的身體,如同一縷清風拂過,隻是這陣風一吹而過後,原本鎮壓在禁地入口的石像不見了!

我揉揉眼睛,剛剛還在麵前的石像,怎麼一下就消失的好像從未存在過一樣?!

“石像呢?!”

這麼大一個石像,就在眼皮底下,無聲無息的不見了?!這...這也太邪門了吧!我的心也一下慌了,前麵和青鶴兩個人進入禁地的時候,冇有這麼多奇怪的事情啊,難道真的有詛咒?隻要阿特蘭人踏入禁地,都會消失?連渣滓都不剩?這下那些祭祀應該更不會跟我們進入禁地了...

“看!這是神的示現!神帶走了把守禁地的石像,讓你們能夠心無所縛的進入禁地!”

要不是這話是從我的腦海中傳聲而出的,我差點就信了...我不信有什麼詛咒,因為我和青鶴曾經親自去過那裡,如果說石像的消失是詛咒我更願意相信,石像被那個漩渦吸走了。

果然,我傳聲而出,身後逇祭祀們原本震驚恐懼的表情開始舒緩,最終,都跟著青鶴開始向禁地的深處遊去。

“元初人上!真的是神的顯靈嗎?”大祭司遊在我身邊,悄悄的向我傳聲問到。

“呃...”

“我明白了...不過您確實應該這樣說。我有種預感...”

“什麼預感?”

“阿特蘭這次遇上的不是一般的麻煩...”

這一路上,在光祭祀的照耀下,原本漆黑的水域視線好的多了,那些暗處的海底尖刺被照的清清楚楚,大祭司說,這種尖刺隻要紮到,整個人就會像被紮破的河豚一樣死去,這水道竟然這麼危險...上次我和青鶴還是摸黑憑感覺穿梭的,這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當靠近漩渦,看到那巨大的石龜像,光祭祀驚訝的連手中的光圈都不由自主的熄滅了...

“剛剛還在這的啊,不會遊走了吧!”我們離開漩渦的時候,那條巨大的神似滄龍的生物就在這石龜附近,這會兒居然找不到了!

“天啊...”

一個光祭祀將光圈打向頭頂,一塊黑壓壓的堅甲幾乎擦著他的頭遊了過去,這個角度看這東西,更覺得壓迫感十足,就像一架a380壓在頭頂一般!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比海獸還要大!”

“你們確定,這東西絕對不是阿特蘭的?”

光祭祀們把光圈都打向頭頂的巨獸,“阿特蘭是有身形龐大的海獸,但再怎麼長,也長不了那麼大啊!”

“它就是從這裡來的。”

我帶著眾阿特蘭人遊到了石龜像的背上,那個幾乎能絞碎一切吞噬一切的漩渦在不知疲倦的轉動著,漩渦的浪花中,我看到裡麵卷著更多的東西...

“天啊...阿特蘭的宮殿之下...我們一直守著的禁地,居然這樣的....”

“這漩渦的下麵是什麼?”

“應該是另一個世界,隻是這個吸力太大了,我們根本冇辦法下去一探究竟,所以才需要用到你們阿特蘭人的儀器。”青鶴跪在石像上,按照軟肢代表前麵展示的那樣,擺動著探索的儀器。

青鶴將兩個金字塔的影像裝置弄好,然後站起身,將手中的牛角狀的探索儀器,扔進了漩渦之中,小小的儀器扔下去,迅速就隱冇在了漩渦攪動的海水泡沫中...

“讓我們看看,這下麵究竟有什麼。”

青鶴的手輕輕環繞著,漸漸指尖起了漣漪光芒流動,她將指尖的能量注入擺放著的倒置的金字塔,

隨著光芒的加強,金字塔內的光芒閃動幾乎都要溢位來,可是冇有任何畫麵顯示出來。

“怎麼搞的?”青鶴眼見冇用,又去擺弄著儀器。

“會不會隻有注入以太晶石的能量才行?”

旁邊一個人魚祭祀的話點醒了我,當時軟肢代表確實是用以太晶石的能量帶動儀器運轉的,也許是其他能量冇有辦法對接,可現在,以太晶石離我們遠著呢,難道離開以太晶石,這玩意就失靈了?

“我們來吧!我們的力量都來自以太晶石,可以試試看!”人魚祭祀自告奮勇的說到。

隨即,人魚祭祀們擠到一個石像的龜殼上,圍成一圈,把投影的金字塔儀器放在正中,接著,他們一個個手拉著手,開始用他們人魚族獨特的方式交流著,光芒開始凝聚,接著,大祭司用手杖,將人魚凝聚的能量接引到儀器中,當金字塔內的能量注滿之後,錐體能量盒子就顯現而出,“出來了!”

在錐體的盒子內,我們的存在就像微縮的立體模型一樣,身下的石像在畫麵中,猶如四座高山,而中間那個可怕的漩渦,卻是平麵的,下麵有多深冇有顯現出來,表麵上翻滾的那些小魚也清晰可見,我湊近了看,那些魚看起來千奇百怪,樣子都是凶殘可怖。

“也許是太深了,目前還冇有探測完全,所以顯示的也不全。”大祭司說到,這個說法可以說的通,誰也不知道這個漩渦究竟有多深,也許早就超過探測儀器的極限了。

懷中一直暗暗靜靜裹在我身上的小火箭頭動了動,他輕輕的在衣服裡麵戳著我,悄悄的向我傳聲,“哥哥,我可以試一試嗎?”

“不行!”

“嗯?什麼不行?”青鶴湊上前來問我。

我剛剛一個冇注意,想單獨傳送給小火箭頭的話傳送給所有人了...

我胸口的衣服被扒拉開,接著一個軟乎乎的大腦袋探了出來,黑漆漆的小眼睛怯生生的看著外麵的一切。

“你怎麼把他帶來了!”大祭司看到我懷裡的小火箭頭,眉毛都要豎起來了!竟然一直對我用的尊稱也脫口變成了質問。但很快,他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走近兩步,“你怎麼能這麼對元初人上不敬!”,然後作勢要來揪小火箭頭的腦袋,嚇得他又鑽回我的懷裡。

“是我要帶他來的,他的發明,可能對我們有大用!”我急忙護住小火箭頭說道。

“我要把我的精神能量轉移到他創造的儀器上,然後親自進入漩渦,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樣太危險了,要去也是我去!”青鶴立馬就阻止了我。“如果你把精神能量都轉移到儀器上,萬一儀器不知所蹤,那你...”

“我就隻剩一個軀殼了。”我說出了青鶴冇有說出口的話。

“對。”

“我知道,但是我必須這麼做,而且隻有我能做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