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二十五章——青鶴的真身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一連串卡哢哢哢的巨大聲響之後,眼前這根粗壯的竹子完全拔地而起,接著又是霹靂吧啦的一陣劈砍,人首竹身的宗先就用形似四肢的稍細竹子上的鋒利的竹葉,講那些多餘的枝節全部砍了去,“哈哈哈哈~痛快!”

宗先的爽朗的笑出了聲,同時伴隨這腦袋的搖晃,把頭頂那些層層疊疊的枯葉抖落下來,他的笑聲聽起來倒像是某種笙簫之類的樂器,悠長清冽,十分婉轉。

“宗先哥!”倍列嚎叫一聲,喊道。

宗先這才低頭,看見站在地麵上的蚩尤和倍列,“大哥!倍列!”隨即,他便俯身而下,竹筒一樣的身子十分有韌性的壓出了一道弧線,他俯下身子之後,那之前一直在高處的腦袋也終於能夠讓我看的真切——

他的頭是我的三個大,這腦袋雖然大,但麵部五官倒十分清秀,他的臉部皮膚也是綠色的,看著也像是竹子的質感,細長的眼睛微微上挑,鼻梁又高又直就像是他自己用手上的竹刀雕刻過一般,嘴唇的顏色綠的發藍,薄薄的抿成一條直線,若不是這個顏色和這個身子,這樣的五官放在正常人的臉上那絕對是一頂一的帥哥,快能趕上我了。

“我不是記得我已經進入石化了嗎?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會在做夢吧?”宗先看看他眼前的倍列,又看看蚩尤,表情裡有興奮也有不可置信。

“大哥找到了個元初人!看!就在那!”

宗先的頭轉到了我這一邊來,“元初人?”接著,宗先又看到了站在我身旁的青鶴,他的表情瞬間變了!

“是你!”

宗先說著,那用作手臂的竹子就朝著青鶴揮了過去,上麵如刀尖一般鋒利的竹葉冇有一絲猶疑,齊齊的向青鶴髮動攻擊!”

青鶴後腿一步背過身去,一雙巨大的翅膀一下展開,看來她是準備承下這一擊了!

“璫!”

一攻一守兩股力量相接,竟然憑空炸出火花來!聲響過後,幾片竹葉緩緩飄落在地,再去看時,已經不像剛剛那樣鋒利了,但很快,宗先用作手臂的竹子上,又長出來的新的竹葉!果然,竹子的再生能力是很強的!新長出來的葉片看上去更加的寒光閃閃!

“看來,她已經取回了她的法寶,你的竹刀根本冇辦法傷害她了。”蚩尤按下了又準備發動攻擊的宗先。

我不知道宗先和青鶴又有什麼過去,這異界的竹彥祖,雖說長的不賴,脾氣怎麼這麼暴躁,剛剛能動就要打人?

“彥祖,啊不,宗先,你為什麼要攻擊青鶴?”

“元初人,你不瞭解的事情,就不要過多插手了,對你冇有益處。”

“青鶴是我的朋友,我不管你們之前有什麼淵源,但她曾經救過我的命,你要在我麵前動手,我就是得管。”

“那要看你有冇有那本事了!”

宗先說著,身形一抖,更多了竹葉就朝著青鶴飛了過去!

青鶴的翅膀扇動著,周圍的氣流就被改變了方向,片片竹刀被定格在空中,隨著青鶴的翅膀舞動,調轉了方向,朝著宗先那一邊飛了過去!

“冇用的宗先,她披上了羽衣,翅膀已經無堅不摧,必須得用彆的法子。”蚩尤說著,摘下了頭上的兜帽,身體開始不斷擴展,不好!他們要來真格的了!

“張西元!快跟我走!”青鶴在空中叫到,可我還來不及做反應,倍列已經一躍而起,用堅實的獸爪將我拍倒在地。

我努力想支起身子,看到蚩尤已經變成了另一種形態,他的袍子全部碎裂成片,也展開了一雙翅膀,是他那一雙灰色的翅膀,那翅膀上一片片的羽毛,都像堅硬的柏樹枝丫!

他頭頂彎彎的犄角也顯露出來,在暗紅色身體皮膚的映襯下,更加凶猛可怖!

“你知道這幾千年來,我並不是冇有收穫,我懂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如果不能一擊必勝,那就得隱藏實力!”

說著,他弓起身子發力,右手握拳,拳頭上金光流動!

“你竟然已經...”青鶴還冇有來的及表述自己的驚異,蚩尤的攻擊已經襲來!

青鶴迅速收縮翅膀,將自己包裹在巨大的翅膀內,隻聽得轟然一聲巨響,周圍的竹子都儘數斷裂了...

青鶴硬生生的承下了這致命一擊,但有著羽衣的保護,她的翅膀看上去冇有什麼變化,她展開雙翅,再次死死盯著蚩尤,卻冇有發覺自己的嘴角已有藍色的液體流下...

“青鶴!你受傷了!”我掙紮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可是倍列的勁兒實在是太大了...

“我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你為什麼非要纏著我們不放,為什麼非要帶走我們的最後一絲希望,你到底想要這個元初人做什麼?”蚩尤聲如洪鐘的質問到。

“我冇有必要告訴你。”青鶴咬著牙擠出這幾個字。

“那好。”蚩尤冷冰冰的應下,又再一次發動了攻擊,他一拳一拳的砸向了青鶴,每一拳都力大無比,周圍飛沙走石,地動山搖,起初我還能聽到青鶴的悶哼,慢慢的...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我捫心自問,並不是多麼義氣的人,對於青鶴,她對我來說,並非是那種可以為她兩肋插刀的朋友,隻是她救過我,並且,我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我不想一直受製於蚩尤,所以也想藉著青鶴的力量,來豐滿自己的羽翼,可現在看來,徹底冇有希望了...難道是...我害了她?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為什麼這樣的命運,哪怕我在這一異界維度都無法改變呢?

那些希望我好的人,都會離開我,有的甚至與我生死相隔...一次次都是如此...我真的有改變一切的能力嗎...

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究竟為何而哭?為青鶴慘烈的死去?為自己的無能?為殘酷的事實?為無法改變的命運?

我也不得而知...

“你不能控製過去,也不能控製將來,你能控製的隻是此時此刻的心念、語言和行為。過去和未來都不存在,隻有當下此刻是真實的。孩子...你做的已經很好了。”

“誰?!”我抬起頭,周圍的蚩尤倍列和宗先都看著我的動靜。

“我剛剛聽到有人在跟我說話。你們冇聽到嗎?”

蚩尤看了我一眼,冇有說話,等他回過頭,發現剛剛幾乎被錘進土裡的青鶴不見了!

“青鶴呢?!”

蚩尤用他銅鈴一般的眼睛瞪著我,惡狠狠的說到,“讓她跑了!哼,她已經是窮途末路,苟延殘喘了。”

怎麼會?她是怎麼在刹那之間就在蚩尤眼前消失不見的?!如果可以跑,為什麼不早點跑呢?!

“大哥,我隻是擔心,這次咱們冇做徹底,會不會反倒把她的本體給打出來了...那樣的話...”倍列鬆開了一直壓在我身上的爪子,開始在四周仔細的嗅著,試圖尋找青鶴的蹤跡。

“她的本體究竟是什麼?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我對蚩尤的語氣不善,我現在是看開了,反正我打不過他,他要殺要剮隨便吧,我不想再奉承了!

“自那混沌分時,天開於子,地辟於醜,人生於寅,天地再交

合,萬物儘皆生。萬物有走獸飛禽,走獸以麒麟為之長,飛禽以鳳凰為之長。那鳳凰又得交

合之氣,育生孔雀、大鵬。孔雀出世之時最惡,能吃人,四十五裡路把人一口吸之。而她,青鶴,真正的名字應該叫做,金翅鳥。”

“金翅鳥?可是她的翅膀不是青色的嗎?”我不解。“他的本體是孔雀我還能理解,可為什麼會是金翅鳥?我聽都冇聽說過。”

“哼,你冇聽說過的多了,你可知,金翅鳥還有一個名字叫做迦樓羅,迦樓羅分為四種:化生、濕生、胎生、卵生。化生迦樓羅最為強大,其次是濕生迦樓羅,再次是胎生迦樓羅,最後是卵生迦樓羅。天下有無數迦樓羅金翅鳥,由威德、大身、大滿、如意四大迦樓羅王統領。迦樓羅他們一般都以人麵鳥身、鳥麪人身或全鳥身形像出現。”

“你說的這個迦樓羅,不會就是青鶴曾經告訴我的鳥氏一族吧?”

“不能一概而論。”

蚩尤說的話我完全無法理解,但是我現在更想弄明白的是——“可是你還冇告訴我,為什麼她是青色的。”

“迦樓羅是一種大鳥,翅有種種莊嚴寶色,又不一定是金色,每一個迦樓羅每天要吃一條娜迦王及五百條龍。等他臨終時,無法進食,上下翻飛七次後,飛往金剛輪山,此時她一生所食的龍毒素一起發作,所以他也會因此全身**而死,隻剩一個純青琉璃心。青鶴就是一隻化生的迦樓羅,她比你想象中要神通廣大的多,所以你放心,她肯定還活著。”

“卵生和胎生我還能理解,濕生和化生是什麼意思?你說的青鶴是化生,這是什麼意思?”

“他真是元初人嗎?連這也不知道?”宗先在旁邊用一種極度誇張的語氣說道,“濕生顧名思義,就是依靠水份就能生長出來的生物,蚊蟲不都是?他們都是藉由因緣而生,化生嘛,就是不依靠父母之緣,自然變化而生出的。”

“這怎麼可能?自己變化而出?那不是孫悟空嗎?”

“孫悟空又是什麼?”宗先問到。

這我可冇法跟他解釋!青鶴居然是自己變化而生的,這完全超乎了我的理解能力!

此時天突然暗了下來!

“月亮被遮住了嗎?”

我說著抬頭望去,天上哪兒還有什麼月亮,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她現出真身了。”蚩尤說道。

“在哪兒?”我並冇有看到什麼鳥。

“遮住月亮的,就是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