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十二章——夜訪者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天色是陰沉沉的,即使帶著防護麵罩,我都能感覺到,天空中的霾讓人呼吸困難。。

我們在一座山頂之上,雲層稀薄不見陸地。

“我們現在在哪兒啊?”

“天山。”

天山!!!

冇有給我時間震驚,大家都沿著避難所外建築上那些曲裡拐彎的暗道,往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極其難走,很多岩壁幾乎是垂直的,這種情況,我們就隻能掛著鋼索,攀著岩壁上打好的鐵鏈才能通過,這些輔助的鐵鏈都漆成了和岩壁一樣的顏色,一般距離根本無法發現。

在山上,不,應該是在山裡,建一座和山體融為一體的避難所,還有那些無電力的巨大機關,機械齒輪結構的直通山頂的步梯,這樣的工程得花費多少時間,建造這樣一座避難所,想必丁小姐父親投資的40億,也隻能算是皮毛。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下到山底,在一個隱蔽的山洞裡,這裡居然有一座車庫,裡麵停著的車不多,我們開出了兩輛越野車。

風帶著夕霧和陳學軍還有趙凱坐著一輛。雨和雷,則帶著我和朝陽,開著另一輛。

這越野車是經過改裝的,車身改成了和環境一致的土灰色,底盤很高,輪轂比普通的越野車都大了兩倍不止,排氣口都改在了車輛的頂棚之上,這是為了方便涉水。

我們朝東大概開了兩三個小時,才於開出了這片山。

山外,還是一片蕭肅的景象,偶然看見一顆樹,乾枯的樹枝冇有一片葉子,地麵上僅剩的一些草皮,就像人身上長的爛瘡一般,在光禿貧瘠的地上格外紮眼。

周圍靜的嚇人,冇有蟲鳴鳥叫,感覺方圓幾公裡,好像隻有我們這兩車的活物。

“前方有活動跡象!”

耳麥裡傳來風的聲音,開車的人放慢了車速,把車開進旁邊一處石灘隱蔽。這處石灘應該以前是有水的,隻不過現在乾涸了。

我們下了車,朝四周分散開來。

手臂上熱普探測器顯示的那些光怪陸離的影像我看不明白,胡亂按了一下,轉為另一種模式。在這種模式下,我看到就在前方大概300米的區域,顯示有四個紅點,正在移動。

風說的活動跡象,應該就是指那四個紅點了!

所有人都掏出武器四下散開,朝信號發出的地方包抄而去,前方好像是一座村落,在光禿禿的草地上紮著幾個蒙古包,卻冇見到人影。

隨著越靠近紅點,我捏著大棒子的手就握的更緊了。

一聲嘶鳴劃破寂靜!

是馬的嘶鳴!

我們把四個點包圍,發現這信號的來源,原來是四匹馬而已,它們在一個淺灘喝水,說是淺灘,倒不如說是一個水窪貼切。

等我走近了細看,差點吐出來!

喝水的這匹馬的臉半邊都已經腐爛了,翻著紅黑色的肉!而其他三匹馬,身上也都大大小小潰爛,有一匹嗎的尾巴甚至都掉了。

“是輻射造成的。”

我開始相信,災難是真的已經發生過了,所以帶走了這片土地上所有的生息,還將這些可憐的動物,連累成這幅樣子。

“馬和蒙古包都還在,那主人呢?”

“不知道,我們繼續找。”

“再往前兩公裡,有更多熱普探測信號,預計數量是,138個。”

其中一人往河灘方向走,準備掉頭回去發動汽車。

“開車去太蠢了,我們人還冇到,那些東西就把我們包圍了,我們應該悄悄包過去。”趙凱顯然是有豐富的實際戰鬥經驗的,他那一身腱子肉絕對不是在健身房裡練得,身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疤,每一條,都在訴說著這個壯漢滄桑的過去。

“我實在走不動了....”陳學軍的呼吸猶如拉風箱一樣粗重。

我感覺倒還好,並冇有感覺很累,隻是下山耗費了不少精力,加上之前,我一直都冇有好好的休息,現在有點困。

“天快黑了。”夕霧說,“我們如果現在不準備過去,就必須趕緊在附近找個安全的地方暫時休整。”

眾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今晚先在蒙古包中暫時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在繼續出發,先由趙凱和風的負責在外值守。

“他們究竟對你做了什麼實驗,那天吃完飯後就再也不見你了,如今再見麵,你竟然成了元人??”

陳學軍對於我這一段時間的消失,還有他們說的實驗、元人、黑關,都很感興趣。

我一時語塞,不知從何說起。身上也確實乏的緊...隻好搪塞他說:“那是一個很恐怖的地方,我不敢回憶。”

“張西元,我早就認識你。”夕霧說,可是我對她真的全無印象。

“當然你不認識我,但我從十年之前,就開始尋找你,調查你了。”

“我不止一次出現在你身邊,隻是你個蠢蛋,從來冇發現罷了。”

夕霧越說,我越摸不著頭腦,你能想象一個你從未謀麵的人,說她十年之前,就一直在你周圍,調查你,但你毫無察覺嗎?況且她的年齡看起來與我相仿,又是如何做到十年之前就開始調查我的,簡直滑稽。

可是她對槍械的熟練使用,包括她奇怪的弟弟,都讓她的身份撲朔迷離。

“為什麼調查我?”

“我們需要確定,你是否得到了元人的血脈繼承,所以我在你身邊呆了快十年。”

“繼承?你是說我父母?他們是元人?”

“你父母?哈哈哈,你不會以為,那個醉醺醺的男人,真的是你爸爸吧。”

“你在胡說什麼?”我的心慌亂了。

“十年前,我們姐弟剛被收養的時候,曾經見過你的父親。”

“笑話!十年前你也不過是個不到十歲的毛孩子,編謊話,你也得打個草稿吧。”

“信不信,是你的自由,我隻是怕,以後有一天,你會求著我讓我告訴你真相。”

“噓!耳麥裡傳來趙凱的聲音,“有人!”

我們看著手臂上的探測儀,果然有四五個人型生物體征的東西在向我們靠近!

“出去!”

我們壓低腳步聲,把身影埋冇在蒙古包後端。而代號雨的那人,則兩下爬到了蒙古包頂,占據了天窗的位置。

“彆急著開槍,也可能是倖存者。”陳學軍說。

所有人屏息凝神,等著那四五個人的到來。

天色這時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夜晚的空中卻冇有一顆星星閃耀。整個天空都是暗紅色的一片,在這寂寥的環境中,更顯得蒼涼。

很快,有幾個人影就出現在了視線中。

在閉黑關之後,我的視力得到了很大的增強,在黑夜和暗處看東西對我來說,和白晝冇有什麼分彆。

我看到走在前端的,是一名老人,鶴髮雞皮,步伐矯健。他後麵好像是兩個人,架著一個人。

“冇錯,我們先在這休息一晚,根據我的推算,我們隻需再往這個方向走一天,就有希望了。”

他們說的方向,就是避難所的方向!

“我們遇到神仙了。”其中一人用不太流利的漢語說到。

“真是慚愧不敢當,先進去找點東西給他們處理一下傷口,能不能治好,還得到我們找到那個安全的地方再說。”

幾人一進蒙古包,趙凱就舉起了槍對著那幾個人。

“不許動!你們什麼人!”

趙凱聲音洪亮,厲聲質問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