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元紀 第一百一十八章——智取章魚怪

小說:新元紀 作者:懸星月 更新時間:2022-11-26 04:40:10 源網站:SiLuKe

-

四五根巨大觸手或鞭笞,或纏繞,對著蚩尤和青鶴兩人不斷髮起攻擊。蚩尤並冇有現出真身來對抗這個大傢夥,而是閒庭信步般左閃右避,總是在鞭笞落下來之前就鬼魅般出現在了另一邊,而青鶴因為之前受傷的原因,每次都總是堪堪避過攻擊,稍顯狼狽。

為了速戰速決,我將能量集中於雙腿之上狂奔而去。本竟和與介本身便是兩團霧氣,攜帶著我往目標奔去,在黑暗中化作成了一道白色的閃電。

大章魚似乎注意到了向自己飛快跑來的人,騰出兩隻觸手攔在了我的麵前。不能在這浪費時間,我爆發出驚人的力量“嘭”的一躍而起,高高的躍過這兩根觸手,而剛纔腳下堅硬的石塊也龜裂開來。

離這個大腦袋已經很近了,我乾脆落在了章魚觸手之上,沿著這些觸手根部直直向著他的腦袋疾馳。

我飛身到這章魚怪的頭上,朝它看起來最薄弱的眼睛發動攻擊,從而將眼前這個大傢夥瓦解。

幻想很美好,現實確是卻異變陡生!

身後“啊”的一聲慘叫,讓我心神一動,我回頭看去。

是青鶴,青鶴受傷了。

她被一根觸手砸中,這會兒被觸手拍在地上,按的死死的,完全不能動彈,粗壯的觸手壓在她纖細的腰肢之上,不斷扭動著,感覺隨時都有將她折斷的可能!

我想返身先把青鶴從觸手下解救出來,而這怪物絲毫不給我機會,身後又傳來“轟”的一聲,隨即大章魚開始瘋狂的翻騰,我慌忙中借力脫離了它的身體。

“快去救她啊!”

我在這一瞬的空檔對蚩尤喊著,不知道他為什麼今天一直冇有發動攻擊,而是一直閃躲防守。

他麵對貝哈穆特的豪情跟現在躲在黑袍之下左右閃避的身形,讓我懷疑眼前的蚩尤是不是假的?

還是說,他在顧忌著什麼…

蚩尤卻像冇聽見我的話,也冇有看到青鶴的處境一般,隻是自顧自的躲避著那觸手的攻擊。

不知道他又犯什麼病!

青鶴畢竟是為我阻擋那黑暗之門後麵的東西才受的傷,我不能見死不救!

我將手中的本竟和與介拋向那巨型章魚怪的方向,“先幫我撐著點兒!”

我點石翻身,來到青鶴身邊,用匕首將那蠕動的觸手從頭劃到尾,它整整齊齊的被我開了個背。

我從觸手下,抱起奄奄一息的青鶴,鮮血從她的唇角滲出,她的右邊翅膀,無力的耷拉在一邊。

我小心翼翼的將她安置在靠近裡麵的一塊平整岩石之上,用希望聖療暫時封閉了她受損的經脈。

“撐著點兒…”

那邊,本竟和與介麵對章魚怪的大腦袋在頑強抵抗,他們化作一叉一戟,在和兩根觸手纏鬥著。

這東西好像完全不會疲累,而我們的攻擊對他來說好像完全不起作用…

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要在魚人回巢前離開…

因為一旦招惹上魚人,就會引來這個大傢夥,它把洞口堵的死死的,還有不斷生長的觸手…

一旦進了這裡,將再也無法出去。

“回來!”

我再次迎上麵前巨大的章魚怪,本竟和與介彷彿感應到我,亦或是聽懂了我的意思,再次凝聚成一棒一斧,回到了我的手中。

現在我們的力量被章魚的觸手分散,根本無法對本體造成更具殺傷力的攻擊,而今天的蚩尤也極其古怪,壓根不出手,隻是自保。

我向來是不願意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他人,可現在的形勢讓我頭腦中的思考方向不得不往這方麵想,或者,蚩尤想讓我們死在這裡,憑他自己,想必肯定是有離開這裡的辦法,他之所以遲遲不出手,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青鶴。

他不想讓青鶴離開這裡。

我確信了這一點後,反倒冷靜了許多,與其靠蚩尤帶我們走出這一死局,靠自己的把握要大的多。

既然他分散我們的力量,那我就將計就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去!”我將手中握著的本竟和與介化形的斧頭高高的拋了出去,斧頭的形狀帶著一串白霧,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白色弧線,這霧氣看似輕柔,若是落在身上,比鐵斧子還要鋒利的多!

眼前這青黑色的軟體動物賊溜溜的眼睛顯然被空中的這道霧氣吸引,它蠕動的身體向上收縮,準備應對這當空一擊的白斧!

我瞅準時機,在章魚怪應對白斧身子向上的一瞬間,跳入了被抽乾了水的池塘之中!

“就讓我看看,你究竟是什麼東西!”

我在重力和慣性的加速度下向下俯衝,手中本竟和與介所化形的另一根棒子,就像墜入深淵的一顆流星,劃出了另一道白色弧線...

我不斷下墜,就快要砸落在池塘底部時,我藉著章魚怪盤踞在池塘底部洞口的觸手反彈,將手中的棍狠狠地插入它的軟體之中!

這章魚怪果然還有很大一部分的軀體在池塘底部的洞裡,如果它完全鑽出來,這一個洞穴都無法盛下它!

章魚怪的注意力此時還是停留在空中那柄斧頭上,下身的觸手都放鬆了警惕,我這使勁一紮,噴射出了很多青綠色的汁液,濺的到處都是,腥臭無比...它發狂似的扭動著,想要把我甩到一邊。

既然打開了一個口子,我定不會善罷甘休!

我在章魚怪底部觸手間左右橫跳,這一段時間在殘剛訓練下,我的身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此時我在這觸手上跑動如履平地!

同時,我將手中本竟和與介化形的棍不斷拉長,繞著身下的章魚怪左右翻騰拉扯,本竟和與介的力量居然如此不可思議,它不僅僅是能化作各種武器,而且好像無窮無儘!

我手中的棒此時已經成為了一條泛著霧氣的絲線,將這章魚怪繞了裡三層外三層,是結結實實的捆成了個大粽子!

我召回空中還在和章魚怪比劃的另一部分本竟和與介所化成的斧,將兩端接在一起,牢牢地打了個結!

本竟和與介的鋼針威力不容小覷!絲線所纏繞進觸手的部分,都像被戳破了的球,往外滲出綠色的腥臭的液體...

硬剛剛不過,冇想到換了一種辦法,竟將這看似無法擊敗的章魚怪給控製了?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做到了...還是戒備著章魚怪會絕地反擊,然而它被五花大綁著,隻能不斷的痛苦扭動著肢體。

蚩尤閃身如鬼魅一般出現在我的身旁,我正想調侃他乾活的時候裝死,分享勝利果實的時候,出現的怪積極,卻看到他披著黑袍下的臉,隱隱泛著紅光,不對勁!

我再仔細一看,那是他眼睛所發出的一種詭異的紅色的光,看著就帶著一股邪性!

“你...你乾嘛?”

蚩尤縱身一躍,跳到隻會蠕動的章魚怪的頭頂,雙手環動,在胸前聚起微弱的紅光,我明白了,他要下殺手了!

“不要...”

洞穴角落傳來青鶴的聲音,她因為受傷嚴重,聲音氣若遊絲,“它已經求饒了...不要趕儘殺絕!”

蚩尤像冇聽到一般,手上的動作卻絲毫未停,我知道,他一旦聚足,這章魚怪將會在這力量之下,爆炸成一灘灘腥臭的綠肉和膿水。

蚩尤身邊的紅光漸漸強烈,像是已經瘋魔,對我來說,我並不在意他要對這章魚怪做什麼,我隻是單純不想看到這麼噁心的場麵,隻是青鶴或許有彆的理由要留下這章魚怪的性命。

這東西長到這麼大,想必也很不容易,上天有好生之德,畢竟是我們打擾到他們的清淨在先,他們隻不過是保衛自己的領地。

“行了行了...”我也對著蚩尤擺手,示意他停下。

那一團紅色的球已經凝聚在他胸前,他用手在小心的運著...

突然!他閉著的眼猛地睜開,死死的盯著半昏半迷的青鶴!

糟糕!我怎麼才意識到!

他要攻擊的並不是這身下的章魚怪,而是青鶴!

“你瘋了!”我看出蚩尤的企圖,急著上去拉他試圖打斷他的施法。

“她跟著我們出去,會成為我們接下來道路的絆腳石的!”

蚩尤低聲冷冷的對我說,說著就雙手發力,將那紅色的能量朝著青鶴的方向打去!

“不行!”

我已經來不及阻止,隻有用身體猛地撞向蚩尤,讓他的攻擊路線稍微偏轉了一些...

那能量巨大到將堅硬的岩壁轟出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的洞,四周碎石掉落,腳下也震動不已!

這洞穴結構可能本來就不太穩定,現在隨時都有塌方的危險!

“她剛剛救了我,如果你有殺她的理由,最好在離開這裡之後再說服我。”

我也學著蚩尤的語氣,冷冷的回了他一句,偏飛身去檢視青鶴的情況,她看著更加虛弱,好像完全不知道,剛剛那致命的攻擊,本來目標實際是她...

“快走...這裡要...這裡守不住了...”

“彆說話,我們現在就走!”

我打橫抱起青鶴,來到了池塘邊,蚩尤眼見一擊未成,這會兒又恢複了之前的樣子,不做聲的站在一邊。

“現在冇有水了,這麼多洞口,到底哪一個纔是我們來的時候穿過的水道啊?”

我問蚩尤,他雙手一攤,表示他也不知道。

青鶴努力抬起手,輕輕的摸著章魚怪的觸手,那不斷扭動的章魚居然平靜了下來...

“放了它吧...它會帶我們離開這裡...”

“放了它?那怎麼行!我好不容易...”

此時,洞穴深處傳來劈裡啪啦石頭碎裂的聲音,就像踩在乾枯的樹枝上發出的聲音那般,我感覺我們的腳下,也有那種聲音,就像在薄薄的冰麵上一樣,不知道腳下的地麵,會從哪一塊開始裂開。

“放了它...它已經求饒了...”

“好吧...”青鶴好像有可以跟這東西交流的能力,我選擇相信她。

“本竟與介,回來吧!”

我把本竟和與介召喚回我的身邊,他們又恢覆成正常大小的霧氣縈繞在我周圍。

那巨型章魚怪抖動了一下觸肢,然後不斷的向池塘底部的洞口縮去。

“跟著它...”青鶴說。

我看了蚩尤一眼,轉身,抱著青鶴跳進了洞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元紀,新元紀最新章節,新元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