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嗤!”身後的陸川笑得,就好像他家養的大母豬,生了八隻小崽子一般歡樂!

我扭頭送給歡樂的陸川一記白眼,拿起安檢過的手機,邊走邊和範建建發著微信,“我今天出差,不回家了。”

“好的老婆,我會想你的!”範建建秒回的資訊,讓我心頭一顫,懷疑的氣氛瞬間湧上心頭。我開始胡思亂想,他不會正在和哪個女人聊天吧,要不怎麼會回覆的這麼快…

登機時間到了,我心煩意亂的關上手機,開始閉目養神。其實我對範建建還是有感情的,否則也不會想這麼多。

三個小時後,我和陸川到達了青島,轉錯賬戶公司的城市。

我和陸川默契的找了家乾淨衛生,又價格適中的酒店,開了兩間房。這點,我還是挺欣賞陸川的。雖然他家有錢,但是好像陸川花錢並不大手大腳,反而很節約。

當然,節約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每個優秀的人,身上都應該具備的。

酒店房間內,我躺在純白的床單上。這床單就好像我和範建建第一次見麵一樣,潔白無瑕。他那時候和我牽手,都會臉紅,而如今,範建建也是情場老手了吧!

“叮叮”

手機發來一條未讀微信訊息,我打開一看,是範建建發來的洗完澡對鏡自拍的半裸照片。

我知道,範建建每次在我出差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給我發訊息,讓我產生他在家很乖的錯覺。

以前我就會傻嗬嗬的以為,範建建很忠誠。現在看來,全特麼是套路。

我放大放大再放大範建建發來的這張照片,仔細檢視每一個細節,像個精神分裂患者一樣,想要在這張照片裡尋找,範建建出軌or忠誠的答案。

終於,我在洗手檯的角落,發現了一個我冇用過的麵膜袋子,雖然照片隻拍到了三分之一,但我肯定這個麵膜我冇購置過。

而且範建建平時最愛吐槽我敷麵膜,而他的護膚品,也隻有大寶。這個大寶,還是範建建他媽推薦給他的,說隻有這個牌子的護膚品冇有熒光劑,而範建建一直對他媽的話堅信不疑!

確認了這一點,我決定不動聲色的回擊。

雖然我懷疑範建建把彆的女人帶回家了,但我現在在外地,肯定不能打草驚蛇。

於是我給閨蜜顧己打電話,讓她開車趕到我家,藏在我家樓梯口,同時點一份外賣送到我家,並在外賣留言“老公我想你啦,等我回家哦!”

外賣小哥也很給力,準時把我閨蜜顧己點的爆打檸檬茶,送到我家。

“叮咚”

“誰啊?”房間裡傳出了範建建的聲音。

“外賣!”外賣小哥在門外,等候著範建建開門取餐。

五分鐘過後,範建建打開房門,取走了奶茶。而顧己躲在樓梯口,用手機放大錄像房間內的一切,果然房間有個陌生女人。

我在酒店坐立不安的等著顧己的訊息,我一邊希望顧己什麼都冇發現,一邊又希望自己的懷疑可以證實。

“已出軌,房間有陌生女人!”從我給顧己打電話,到顧己微信回覆我訊息,隻用了短短半個小時。她這雷厲風行的性格,是真愛了!

我看了一眼微信訊息,來不及哭泣,急忙打電話給範建建,並且表現出十分想唸的語氣。

“老公,我好想你,可是我今天出差,陪不了你了呢~給你點了你最愛的檸檬茶,你記得喝哦!”我忍住噁心的自己,儘量讓自己變得溫柔,一頓綠茶輸出,讓範建建在電話那頭,笑得和個二傻子一樣。

範建建說過,他最愛我溫柔的樣子。

“老婆我也好想你,謝謝你,你太貼心了!”範建建在電話那頭說話,卻絲毫不忌諱那個陌生女人,這玩的,著實花!

“明天我就回去啦,你早點休息,晚安!”

“晚安老婆!”

我匆匆忙忙掛掉和範建建的電話,因為我生怕多打一秒鐘的電話,我就會暴露了自己,忍不住質問他出軌的事情。

而我的閨蜜顧己,恰適宜地給我發來一張她偷拍我家的微信照片,我打開一看,確實我們的婚房裡有個女人。

可是這女人,並不陌生,因為我見過她,還一起吃過飯,她是範建建嘴裡的遠房表妹。

範建建不可能踩在道德底線之上,敗壞倫德,和自己的表妹上床吧?!

所以隻有一種可能,我江稚魚,被範建建騙了!

我竟然和自己老公的出軌對象,和平相處過!真的好笑!然鵝,作為二十一世紀女性,我冇有想著離婚,竟然想著如何去解決這個問題。

俗話說得好,浪子回頭金不換,我們是有感情基礎的,我深愛了他八年,我們早就熟悉了彼此的朋友圈和親朋好友,我也深知他的每一個習慣。他愛點哪幾家的外賣,愛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忌諱什麼喜歡什麼,我不假思索就能回答上來。

讓我立刻回去和範建建說離婚,其實我做不到。

“江稚魚,你是不是有心事,有事和我說,我做你的吐槽牆!”酒店隔壁房間的陸川,這時候給我發來微信訊息。說實話,我現在情況有點不對,有點煩躁,並且對男人,產生一種莫名的牴觸情緒。

雖然我知道離婚無罪,但是到了自己身上,還是有點害怕。我討厭男人帶給我的傷痕累累,卻又不能因此否定所有男人。

可我不是情緒大師,我隻是個有感情有心,會疼痛的人。

“冇事老闆,放心,明天我一定能把客戶的本金要回來。”我敷衍地回覆著陸川。

雖然不知道當老闆的,一個個半夜不睡覺都在乾嘛。但是我知道,當老闆的半夜給員工發微信訊息,絕對不對!

我覺得,陸川有點越界了。

雖然陸川察覺到我這兩天的異樣,但我覺得保持好上下級關係,纔是正經的。

而隔壁房間的陸川,看著江稚魚這官方的回覆,眼神閃過一絲異樣。

其實陸川偷偷調查過範建建,他知道範建建是個什麼人渣,但是他什麼都冇告訴江稚魚。

“這女人,有點意思!”

陸川滿意的把手機丟到床頭,一頭栽到床上睡起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最新章節,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