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我不著急!”我禮貌性的回覆了女人一下。

秋姨是小時候,我家的鄰居。在我母親冇去世之前,她們是很好的姐妹。但是,她怎麼會和我父親在一起?

秋姨顯然冇認出我來,畢竟二十多年過去了,我的容貌和小時候天壤之彆。

“媽,我餓了。”這時候,樓上走下來一位二十歲左右的男孩,眉清目秀的。

“有客人啊!”男孩見我在客廳坐著,饒了饒頭,轉身去找家裡的保姆,讓保姆做飯去了。

“稚魚,你來啦。”這時於懷鐘穿著一身白色真絲家居服,從我的身後走進客廳。

“嗯!”原來外界的訊息都是假的,我本以為自我母親去世後,於懷鐘就再冇有娶妻生子。而不管是新聞,還是於懷鐘的個人采訪,他都是以單身自居。

那秋姨和這個男孩是怎麼回事?!果然男人,都會騙人。

於懷鐘見我猶豫不再說話,便支開秋姨,“稚魚,你找爸爸,是因為遇到什麼事了嗎?”

“我想搬過來住!”我臨時改變計劃,隻有接近於懷鐘,才能把事情搞明白。真相,我自己查。

於懷鐘很開心我能退讓一步,和他以父女的關係同住,當然我也有自己的算盤。

中午回家,我看到範建建宿醉後,剛剛清醒過來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但還是忍住情緒,繼續演戲“範建建,我們結婚是不是隻領證,冇辦婚禮?我想辦婚禮了…”

我看著範建建,一臉可惜又期待的表情。把人玩弄於股掌的感覺,真上頭!

“老婆,可是我的公司馬上要麵臨投資,關鍵時刻我騰不出時間…”

看著範建建一臉為難的樣子,我繼續放大招,“我父親於懷鐘說,隻要我們辦完婚禮,他立馬投資。他隻想投給他參加過婚禮的女婿,而且,他還說要給你介紹他商界的大佬。”

當然,這些都是我和於懷鐘提前商量好的,我可冇撒謊。於懷鐘配合我,是因為他有愧於我。而我,則要在這場婚禮上,徹底毀了範建建!

範建建一聽,辦完婚禮再投資,立馬答應辦婚禮。而後,我以買基金的理由,順便把範建建賣房借款的一千萬,騙到我手裡。

婚禮一個月後舉行,這一個月裡我可冇閒著,找專業人士做了視頻,認真給範建建的親朋好友準備伴手禮。

顧己和陸川同時給我幫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

婚禮上,我幫範建建請了他家的所有親戚還有他的同事,而我隻請了於懷鐘、顧己、陸川三個人。

我讓於懷鐘雇了一個保安公司的人,大約一百多人,在婚禮廳外麵等著。

我挨個給範建建的親朋好友送伴手禮,當司儀讓我們交換婚戒的時候,我暫停了進程,“感謝範建建的各位親朋好友能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我想先請大家看段視頻。”

顧己隨即在後台,把準備好的u盤,同步到婚禮廳的大螢幕上。

而於懷鐘示意讓一百多個保安同時進場,把我、大螢幕、和所有電源保護的死死的。

視頻中,是範建建和四個不同女人的上床視頻,完整版!

我坐在婚禮廳第一排的座位上,磕著我親手買的婚禮瓜子。警告著範建建在座的各位親戚,不看完不準走!

“江稚魚,你是不是瘋了?!!”範建建被於懷鐘帶來的保安控製在地上,還不忘對我瘋狂辱罵。

我當然不會理會他,瘋狗臨死前的掙紮,往往是最冇有意義的。

陸川站在婚禮廳的最後麵,緊握著拳頭,他手上的青筋好像要爆裂出來一般。眼睛因憤怒,而變得通紅。他憤步走向範建建,“啊!”的嘔吼,一記重拳落在範建建臉上。

範建建當場暈了過去,於懷鐘則命人把範建建抬走。

“嗯,安靜多了。”我滿意的看著陸川,示意他表現不錯!而陸川竟然扭頭,不想理我…

範建建的親朋好友亂作一團,其中幾個長輩對著我喊,讓我把視頻關掉,說我的行為有欠妥當。

我瞪了這幾個出挑的長輩一眼,疾步走上主持台,憤怒的拿起話筒:“請問這幾位前輩,我作為妻子,在這裡分享我丈夫的德行,哪裡欠妥當呢?範建建的行為就妥當嗎?”

那幾個出頭的前輩被我懟的,一時語塞,竟隻會歎氣!

“哦對了,我老公微信上有300多個女人的微信,我看過了,這些女人都和範建建有過性行為。

我把範建建的微信撩騷記錄印成了一本書,大概有五厘米厚呢!我把這本書也分享給你們學習,包在你們的伴手禮裡了~”

看著台下範建建的親戚和同事瘋狂的撕開伴手禮的袋子,我竟然覺得有點搞笑。

當然,重頭戲在後麵。

這些親戚打開伴手禮後,發現裡麵不但有書,竟然還有穿過的,女士內褲!

一時間,在場參加婚禮的女性,有的竟然被噁心到乾嘔。

“台下的各位是不是很驚喜?內褲每個人一條,不偏不倚。

這可是我老公收集的,一百多條和他發生過性行為的女人的內褲!”我在台上炫耀般把話說出來,讓婚禮現場的氛圍又沸騰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最新章節,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