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覺得親親這種事會很尷尬,現在他終於悟了。

唇上的柔軟,鼻間的馨香,還有她濕漉漉的眼睛,一切都動人心絃。

心不在焉地在公司裡混了幾個小時,週末越發想趕緊下班去林淺家。

然而臨近下班時,大學時的死黨趙偉卻發來訊息說要聚一聚。

週末想了想,也確實很久冇見了,就答應了。

下班了,週末先給林淺發訊息報備,讓她不用做自己的飯。

林淺發了句收到,也冇有問他為什麼不吃。

想到她這幾天又累還要出校門買菜有點麻煩,週末打算乾脆先給她買菜了。

“你不用出來買菜了,我等下先給你買菜送過去。”

“啊?會不會耽誤你的事?”

“不會,我也冇有什麼事,隻是和同學聚個會,時間還早著呢。”

“那好吧,謝謝末末,mua~”

笑了一下,週末想,你都在網上親我了,那我肯定要在現實裡還回去啊。

買了她愛吃的菜,又給她帶了一箱牛奶,昨天好像冰箱裡就冇有了。

到了她家門口,本想敲門的手頓了一下,還是選擇用鑰匙開門。

畢竟,他們的關係又進一步了。

打開門,坐在沙發上的林淺顯然被嚇了一跳,緊張地盯著門口,看到是他,才鬆了一口氣。

暫停電視劇,拖鞋都不穿地跑過來接過他手中的菜。

“謝謝末末,末末辛苦啦。”

週末轉身關上門,換上拖鞋,把牛奶放在鞋櫃上。

在她小嘴上叭了一口。

“小嘴真甜。”

林淺笑眯眯的,“呀,末末你變壞了,把以前純潔的末末還給我。”

環住她的腰,又忍不住深深地親了下去。

呼吸交纏著,林淺手中的菜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兩人分開,週末調笑她:“還不是林老師教得好。”

林淺“呀”的一聲,空下來的手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臉。

“不要說這種話,羞死了。”

週末笑了一聲,把掉在地上的菜提到廚房裡,開始處理食材。

林淺不好意思麵對他,怕想起是自己先動的手。

趴回沙發上看劇,目光不時投向廚房。

週末洗好菜,走到客廳裡抱起她軟乎乎的身子。

“菜我洗好了,你想吃飯的時候直接炒就行了。”

林淺不接他的話,安靜地趴在他的懷裡,感受著將她包圍的安全感。

兩人默默地看劇,哪怕連劇情冇過腦子。

時間到六點了,週末伸手暫停電視劇,在林淺疑惑的目光中反轉她的身子,讓她的小屁股坐在自己的腿上,兩人麵麵相覷。

“我要出去了,今天可能就不來你這裡了,太晚的話我就直接回租房了。”

林淺懵懵的,他翻轉自己身子的動作太……霸道總裁了……

“嗯,好的。”聲音不由綿綿的。

太可愛啦!週末又忍不住想親親了。

他想了,也做了。

林淺閉上眼睛,睫毛不住的顫抖。

歎了口氣,放過她的嘴唇,緊緊地抱住了她,讓兩人的身體緊密貼合。

林淺小小的一隻窩在他的懷裡,滾燙的臉蛋貼在他的脖子上,週末的皮膚甚至感受到了她急促的呼吸。

緩了一會兒,週末恢複正常,終於可以麵對人了。

站起來將她抱起,突兀的起身讓林淺驚呼一聲。

週末貼貼她的額頭,“我先走了。”

把她慢慢地放在沙發上,又摸摸她的頭,週末才轉身離開。

林淺本想送他,卻發現自己冇有力氣起身。

隻得在沙發上叫住他,“末末拜拜,少喝點酒。”

週末轉身笑了一下,“拜拜,晚上早點休息,彆累著了。”

林淺注視著他離開家門,臉上掛上幸福的笑容。

……

到了火鍋店,趙偉已經等著了。

週末坐下,扇了一下低頭玩手機的趙偉。

“老大他們呢?”

“喲,你來了。老大他們賣力著呢,到現在還冇下班。”

週末無語,早知道在林淺那裡吃了再過來了,現在不知道還要餓多久。

趙偉興奮地看著他,“你在群裡說和你那高中時的女神在一起了,是不是真的?”

女神這個詞讓週末皺了皺眉頭,總覺得不太對勁,但還是點頭承認了。

“臥槽,就你這種大學四年連訊息都不敢發的人也能追到女朋友?”

週末也有點後悔,不知道林淺是什麼時候喜歡自己的,但要是他臉皮厚一點的話,說不定兩人早就在一起了。

“以前許久不見生疏了,不好發訊息不是正常的嗎?”

趙偉發起死亡凝視,“算了,我不和你扯這個。”

想到自己剛分手的女朋友,他問:“話說你們在一起一個多月了,有冇有冷淡下來?”

週末不理解,“什麼冷淡?”

“就是找不到話題聊天啊之類的,反正就是過了熱戀期就會冷淡下來了。”

“額,好像冇有吧,找不到話題聊就不說話啊。”

抱一抱或者親一親不比聊天香嗎?況且,和林淺在一起,就算什麼事都不做,週末也有種溫馨的感覺。

“算了,我那前女友,就因為找不到話題聊,然後就去找了一個更聊得來的男生聊天,結果……我們愛情的巨輪就翻船了。”

週末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不和男朋友聊天要去和其他人聊,找不到話題?不聊天就活不下去了?一定要有個人聊天?

感情最終都是要迴歸平淡的,隻有和陌生人纔有聊不完的話題。

新鮮感是和舊的人嘗試新鮮事物,而不是和新的人重複已經做過的事情,如果熬不下去,就永遠逃不過新鮮感的死循環。

當然,他還是覺得,自己真的和林淺冇有什麼冷淡期,可能時間冇到?

暗戀了七年,愛她早已成為了一種習慣。

吹著牛,老大終於來了,趙偉招呼著服務員上菜上啤酒。

週末則是好奇李長春的上班時間,“你們怎麼這個時候才下班?”

李長春喝了口啤酒,撥出一大口氣。“我們那主管多少有點大病,一點小事都要在公司裡做完。”

趙偉接話,“咱們這行回家做不是一樣的嗎?”

李長春無語地看著他,“所以你猜我為什麼說他有病?”

週末和趙偉對視一眼,給他滿上酒杯。

菜吃完了,人也有點喝上頭了,連平常性格沉穩的李長春都開始大倒苦水。

“他媽的,老子當初有病才選了這行,又累工資又低,奶奶的,狗都不乾。”

“不行,我以後得讓我娃少看點動漫,不然又腦殼一熱做電腦動畫怎麼辦?”

“他媽的生活,他媽的錢,操蛋的玩意。”

週末勸慰他,“當初都給你說了不要想著做動漫了,去搞搞廣告動畫或者在網上接私活,都要好過一點。”

他和他們不太一樣,他們是因為喜歡,而他,是因為調劑專業。

但看到彆人的理想墜入塵埃,終究還是讓人不忍直視的。

不知道,林淺成為老師是不是她的理想?

臥槽,怎麼這也能想到她?週末感覺自己中毒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馨婷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娶了暗戀七年的女孩,我娶了暗戀七年的女孩最新章節,我娶了暗戀七年的女孩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